Skip Main Navigation
Amazing Facts - God's Message Is Our Mission!
   |  
Amazing Facts - God's Message Is Our Mission!

十字架上的昂贵赎价

Print Friendly
十字架上的昂贵赎价By Joe Crews

前言


在滑铁卢灾难性的惨败之后,据说拿破仑会见了几个主要将领,一起分析失利的战策。在讨论过程中,这位小个子将军指着他们前面彩色地图上的英格兰痛苦地说:“要不是那个红点,我就可以成为世界的主人。”今天,若没有古耶路撒冷城外小山上的十字架,撒但也可能会说出同样的话。对于各各他把世界从我们大敌的掌控中拯救出来的那个红点,你难道不心存感激吗?就是那个地点,那个时间和那次争战,确定了地球这颗行星的命运。从那时起,撒但就成了被打败的敌人。就是在那里,他遭遇了他的滑铁卢,也遭受了决定性的失败,他永远也不能从那次失败中完全恢复元气。

我们之中有几个人能真正明白基督在十字架上受难及惨死的真正意义?我们对祂经受的争战和祂体验的极度痛苦的死亡只有模糊的了解。我们若是睁开眼睛,明白他牺牲的真正意义,就不会痛苦地与撒但合作,我们的软弱就会转变为勇气和胜利。

圣经作者努力用人类的语言解释令人不可思议的道成肉身以及上帝的儿子作为挽回祭的这一真理。我们经常因为受圣灵感动的见证的力量而伤心流泪,但我们仍只是肤浅地涉及了那个为永生将持续展开的主题。

保罗写道,“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祂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书2:5-8)这些受圣灵感动的话语描述了耶稣屈尊从宝座上降生在马槽里,然后又上了十字架的事实。

从最高位到最卑位!


在广阔的时空范围之内,没有一个例证能真正描绘出耶稣的所作所为。有时我们试图编造一个想象中的情境来表达祂献身的概念。我们可以把它描写为:有一群患病的野狗,身上伤痕累累,伤口上还流着脓血。假设如果有一个人愿意屈尊变成一条狗,整群野狗就能从逼近的死亡灾难中得救。能找到一个人自愿放弃做人的优越,而忍受变成狗的、无法形容的羞辱吗?这听起来似乎富有戏剧性,可那就是神圣的上帝的儿子所受屈辱的一个不太贴切的比喻。当祂虚己,成为被定罪的垂死的亚当家庭中的一员时,我们不能理解祂所离开的荣耀高位。这就是基督徒领会赎罪如此困难的原因。为什么这么多人不经意地看待基督上十字架一事?当然这是他们不明白他们的得救使上帝的儿子丧失了什么。只有当我们知道某件东西的成本时,我们才开始赏识它。我们最珍视的东西是那需要极大投资的东西。

我们都遇见过一些人,他们对基督的牺牲表现出令人迷惑的冷漠。在我的一次布道会结束时,我访问了一个商人,他每个晚上都到场,但还没有信主。在四个星期的系列布道中,我们已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所以我就放胆问他为什么还没有决定相信基督。他含糊的回答表明他还不明白接受救恩的重要性,他还从未对福音有反应。在我和善的询问下,他承认他对得救没有把握。最后我直截了当地问他:“萨姆,你的意思是,如果今天晚上你死了,你不会有永生的希望?”他回答说:“对,我还从未公开承认基督教。”我为他明显的漫不经心而震惊,又鼓足勇气问他这个问题:“萨姆,假如明天早晨你可以从银行拿到一万美元,交换条件是有本市十个人签名的一张纸。那么今天晚上你愿意在市内开着车到处去弄那些签名吗?”他回答说:“当然愿意。”

我又问:“你会冒险在纸上落下一个签名吗?”“绝对不会!”萨姆回答,“我知道我看到它时会有好事。”

事实是萨姆看到救恩时,还不能确定会有好事等着他。我心里很不快,我尽可能友好地告诉他这一点时,感觉有点不自然。我说:“萨姆,从现在起到明天早晨,你不愿冒一点险而失去那一万美元,可是你刚才却说,如果今晚你死了,你要冒险失去永生。你的估价不对。你毫不清楚给予你的救恩所付的代价,否则你不会如此轻视它。”

很容易看出我的朋友对基督的十字架为什么如此含糊。即使他一辈子都生活在基督徒周围,听过几百次讲道,他对耶稣的死持有典型的“殉道者”观点。如果认为耶稣的死只不过和所有成千上万个在耶路撒冷城外被钉在十字架上其他人的死一样,那显然是不对的。没有任何可比性。基督不是因为钉子,长枪或身体的折磨而死的。无数次的鞭打折磨会带来十字架上的极度痛苦。其他人忍受着同样身体上的痛苦,但没有一个人的死与上帝的儿子舍命的动机相同。祂的死是与众不同的。怎么不同呢?

祂受的是怎样的死呢?经上记着说:“叫祂因着上帝的恩,为人人尝了死味。”(希伯来书2:9)大家来思索一下。这怎么可能呢?祂为我,为你,为每个人尝了死味。那么,我们就不必经历死亡——经历生命的结束了吗?不是的,我们也会死。祂为我们所做的事是个奥秘和奇迹。祂没有代替我们经历第一次的死亡。祂乃是为每个出生在这世上的人经历了第二次的死亡。

区分第一次的死


如果只有一个人犯了罪,为什么众人都要死呢?人必须为别人的罪遭受惩罚吗?当亚当在伊甸园时,他代表了每一个将要出生的人。作为人类的始祖,他在上帝面前好似是每一个人——你和我都在那里——他那里有他后裔遗传式样的基因和染色体。因为与他的身体和意念有份,他所有的后裔都得受到了他影响。他是我们的始祖,遗传规律是一代代按遗传式繁衍的。

如果只有一个人犯了罪,为什么众人都要死呢?人必须为别人的罪遭受惩罚吗?当亚当在伊甸园时,他代表了每一个将要出生的人。作为人类的始祖,他在上帝面前好似是每一个人——你和我都在那里——他那里有他后裔遗传式样的基因和染色体。因为与他的身体和意念有份,他所有的后裔都得受到了他影响。他是我们的始祖,遗传规律是一代代按遗传式繁衍的。

没有补充条款可以免除或减轻这种刑罚。结局很明了:顺从则生,违背则死。在亚当九百三十岁时判决完全实施,他死了,而且埋葬了。

亚当所有的后裔都是在他的本性因罪而恶堕落之后出生的。他们只能继承始祖所传给他们的遗传基因,所以他们遗传了犯罪的倾向,堕落的本性与生俱来。但是,请千万注意,他们并没有继承始祖的罪,而只是继承了他软弱、容易犯罪、倾向于罪的本性。人是没有什么原罪的。从这个角度上讲,亚当的后代都要受到亚当犯罪的牵连。的确,他们像亚当一样要受死,但他们的死不是因亚当的罪的惩罚。他们是因为已经通过遗传规律接受了必死的本性。他们的死源于亚当传给后代的堕落本性,只有亚当的死是因自己所犯之罪的惩罚。

从那一刻起犯罪已成为既定事实,每一个活着的人都要受第一次的死。事实上,如果上帝不介入的话,这就是永死。亚当犯罪之时,他的试验期就结束了。就第一次生命的给予而言,是毫无希望了。在上帝制定的方案下,他已失去了所有的希望。那里只有死亡在等待着他——无望的、最终的死亡。如果上帝不再介入,死亡那是亚当和他所有的后裔结束的方式。

预备第二个试验期


这又带给我们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上帝怎样才能通过惩罚人类第一次的失败来维持公义、并且还要通过另一个试验期给每个人以一个新生命的机会呢?上帝用了这么简单的一个方法就应付了这么一个难题,真是令人惊异。

但是就在亚当犯罪后和判决完全执行前,上帝通过女人的后裔引入了救赎计划,也给了亚当一个新的试验。(创世记3:15)这第二次试验期是有条件限制的,那就是接受救主,因祂自己替代的死背负了人类的刑罚。由于第二次的安排,一个新的希望摆在了亚当和他所有的后裔面前,但这并没有改变第一次试验期失败的结局——人人必经第一次的死。

祂要让人按年限生活,然后死去,不管他们是行善还是作恶。人类的第一次死是要负责处理亚当第一次试验失败的结局,那不是众人的过错,他们却也因此跌倒。

然后上帝让所有人从头一次死里复活,站在上帝面前为自己个人的罪受罚——他们对此是负有责任的。然后根据第二个试验期内(从人的出生到第一次死之间)的表现、以及他们如何满足基督救恩的条件,决定他们的命运。

如果发现他们本人犯罪,没能通过第二次试验,他们将临到与亚当最初所面临的同样的刑罚——永死。不过这次判决再也没有延伸的试验期了,而且这次的死将是第二次的死——最终的永远的灭亡。

现在我们能更好地理解保罗的话:“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哥林多前书15:22)救赎计划包括所有人从第一次死里的复活,这样他们就可以被置于亚当犯罪的结局之外了。这很必要,这样他们就是依据个人的行为和选择受审判。亚当是因吃了禁果而死,不是因为那之后他做的任何事。但是,如果审判之后发现亚当应受第二次的死,这肯定不是因为他吃了禁果,而是因为那次经历之后他所犯的且没有向上帝承认因此也没有被赦免的其它的罪。有人可能会指责上帝太武断太残忍,让恶人复活只是要在火湖里毁灭他们,而为什么不让他们仍然处于第一次死亡的权柄之下呢?因为那样就不能满足第二个试验期所要求的条件。所有的人都将是依照各人自身的行为和决定来接受审判,这是公正的处事。每个人得到救赎必须满足条件,这是上帝公义的要求。假如没有复活的话,任何审判都不能施行,任何合理的赏罚报应也不能实现。为了审判而让所有的义人和恶人都得到复活,这是本着上帝公义的原则而确定的。

第二个亚当满足了试验条件


我们已经学习了第一次的死和第二次的死,现在来察看一下第一个亚当和第二个亚当的角色。就像亚当在伊甸园里代表了全人类一样,第二个亚当耶稣也代表了所有的人。“如此说来,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照样,因一次的义行,众人也就被称义得生命了。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罗马书5:18-19)

就像我们所看到的,无论在第一个亚当身上发生了什么,都在他所代表的所有的人身上造成了影响。同样,第二个亚当的经历也给所有的人带来了直接的影响。这就是保罗所说的。创造主耶稣成了人类家族的一员,在上帝的面前就像在他里面包含了所有的人一样。保罗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拉太书2:20),“所以我们藉着洗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罗马书6:4)人类的生涯和耶稣基督一生的事件是密切相关的。

因为耶稣基督是为了挽回第一个亚当的失败而来的,因此他取了和人类相同的血肉之体。“所以,他凡事该与他的弟兄相同”(希伯来书2:17)。在征服罪这个方面,如果耶稣基督拥有任何比他的弟兄更有利的超自然的能力的话,那么耶稣就会听到撒旦诽谤说:这是不公平的。撒旦从很久以前就一直这样诽谤:上帝向人类要求不合理并且不可能做到的顺从。而耶稣基督,却在取了人类的肉体和本性的情况下,满足了上帝所有的要求。这样,不仅能反驳撒旦的指控,而且表明了,无论是谁,凭着对天父上帝的信心和圣灵的帮助,都能够得胜一切的罪恶和诱惑。

虽然亚当失败了,但是取了人的肉体的耶稣,让人们看到了完全顺从的榜样,并成全了所有的人得救的基础,也就是完全得胜罪恶和死亡。因着亚当失败的结果和影响,亚当所有的后裔凭着自己的力量不可能顺从律法。亚当家族里的每一个人都带着必死的命运而出生,本要承担永远的痛苦和灭亡。然而由于第二个亚当耶稣基督完全的得胜,得救的门向第一个亚当家族里的人敞开了。这难道不是一个令人惊奇的消息吗?

被更换的家谱


第一个亚当,通过肉体上的出生,将因罪变得软弱而堕落的肉体与死亡传给了他的后裔。然而第二个亚当,通过灵性上的出生(重生),将他没有罪而圣洁的经验——神圣的品性,得胜,永远的生命——传给了他属灵的儿女。从第一个亚当的失败而来的所有结果和影响,将通过第二个亚当完全地加以恢复。但是不要忘记,所有的人只有通过灵性上的出生,即重生才能成为耶稣基督家族里的一员。通过对耶稣基督的信心,人类的心灵将得到更新再造,使人类从毫无希望无可奈何的状态下得到救拔。“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

自己所属的家谱被更换了,这乃是世人不能理解的基督徒经历之一。所有亚当的家族通过对耶稣的信心得到重生的经历,于是有信心的人就成了耶稣基督家族里的人。重生悔改的经历不是什么很难的理论,也不是什么神秘的经验,而是在我们的心里和生活当中体现出来的最实际的经历。重生给我们带来心灵和本性的变化,正如这一经历是实际的一样,在新的家族里的特权也是实际的。新生的基督徒所接受的赏赐之一,就是在新的家族关系下他们的身份、地位和所有权产生了完全的改变。他们作为上帝的儿女能够享有一切的丰富和益处。

对这一新的灵性关系有着听起来难以置信的惊人的应许。“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上帝的儿女;既是儿女,便是后嗣,就是上帝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罗马书8:16-17)保罗在我们面前揭示了惊人的应许。“同作后嗣”(joint-heir)的意思是对所有家族的财产拥有同一的权利。那么我们怎样作无限富足的后嗣呢?我们将脱离以往的悲惨的困境,我们将获得与上帝一起拥有宇宙的特权。银河系和宇宙的其他星系都包括在上帝的所有物中。因着信心我们能够理解我们所拥有的财富是实实在在的。父上帝一切属灵的丰富为耶稣和我们各人一同所有。无论他拥有什么,我们也都可以一同拥有。保罗对那些圣灵充满的人生所有的无限资源是这样描述的,“并知道这爱是过于人所能测度的,便叫上帝一切所充满的,充满了你们。”(以弗所书3:19)这样的话有谁能够理解呢?多么慈爱的上帝,你创造了我们,又将你的独生子赐给我们为我们以至于死,现在又将你儿子所有的一切,连你自己所有的一切也都赐给我们……

在和天上的王一同拥有巨大财富的同时,我们将拥有天上家族的名字。就像家族成员之间具有相似的性格一样,重生的基督徒也有像天父的品行。我们入籍天上家族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像新的父亲和长兄。“穿上了新人,这新人在知识上渐渐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象。”(歌罗西书3:10)因为起初的亚当是按着上帝的形象造的,所以被称为是“上帝的儿子”。在创世记里我们可以读到这样的故事:“亚当的后代记在下面。当上帝造人的日子,是照着自已的样式造的;并且造男造女。……亚当活到一百三十岁,生了一个儿子,形像样式和自己相似,就给他起名叫塞特。”(创世记5:1-3)

在和天上的王一同拥有巨大财富的同时,我们将拥有天上家族的名字。就像家族成员之间具有相似的性格一样,重生的基督徒也有像天父的品行。我们入籍天上家族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像新的父亲和长兄。“穿上了新人,这新人在知识上渐渐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象。”(歌罗西书3:10)因为起初的亚当是按着上帝的形象造的,所以被称为是“上帝的儿子”。在创世记里我们可以读到这样的故事:“亚当的后代记在下面。当上帝造人的日子,是照着自已的样式造的;并且造男造女。……亚当活到一百三十岁,生了一个儿子,形像样式和自己相似,就给他起名叫塞特。”(创世记5:1-3)

人们这样认为:让人具有上帝的义仅仅是上帝把人看作是义的,换句话说,他们不相信真实的基督徒能够实际性地胜过罪恶,并在基督里过圣洁的生活。然而保罗说了很明确的话:“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罗马书5:19)成为天父的儿女的同时,也与天父上帝和长兄耶稣基督相似,也就是经过灵性上重生的基督徒将能够克服从亚当承受的本性。其必然结果是从第二次的死当中得到拯救。基督没有取消作为亚当第一次试验失败的形罚的第一次死,而是照样执行了。然而对在第二次试验中接受他的人,他们身上第二次的死被废除了。唯独因着耶稣代替人类担当第二次死的可怕刑罚的缘故,这才成为可能。他为了我们成为罪,并且心甘情愿地担当了罪的所有刑罚。在十字架上他看不到一线从天父来的希望之光,而被数十亿迷失的生灵本要经受的黑暗所笼罩着。他替人人尝了死味(希伯来书2:9)。

对亚伯拉罕火炼的试验


能够通过那样的试验对于耶稣来说容易吗?让父亲离开爱子,并把他当作犯了最丑恶的亵渎上帝之罪犯来对待,对于天父来说容易吗?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差不多能理解那种情形下父与子的强烈的痛苦。那个人就是亚伯拉罕,他也舍弃他的独生子,成为第一个分担十字架痛苦的人。

保罗写道:“圣经既然预先看明,上帝要叫外邦人因信称义,就早已传福音给亚伯拉罕。”(加拉太书3:8)耶稣也确认亚伯拉罕在赎罪祭上有特别的启示。祂说:“你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欢欢喜喜的仰望我的日子。既看见了,就快乐。”(约翰福音8:56)

父子到山脚下时,亚伯拉罕的信心坚定地宣称了上帝的复活大能。他对仆人说:“我与童子往那里去拜一拜就回到你们这里来。”(创世记22:5)在亚伯拉罕的话语当中,没有任何对上帝的应许不信的软弱和动摇。虽然死人复活的事在那时一次也没有过,但是亚伯拉罕相信上帝对以撒的后裔的应许必定能实现。

当亚伯拉罕向他如此顺从的儿子举起刀时,他经受了任何人也没有经历过的激烈试验。那一举动,是要真正地夺去他儿子的生命。只要刀往下一挥,他自己和这世上所有的人唯一的希望就断绝了。那一瞬间世界的命运就掌握在他的手中。这一事实已经超越了父爱(fatherly affection)的试验。亚伯拉罕杀以撒,就是将救赎主降生到这个世界的通路给切断了。这就是伴随这位父亲的痛苦,比杀死自己更大。不通过以撒弥赛亚将无法降生,这也是上帝明确的话语,在他耳边回响。对亚伯拉罕经历了怎样激烈的试验,现在能稍微理解一点吗?难怪耶稣在约翰福音8章56节说“你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欢欢喜喜地仰望我的日子”。

当亚伯拉罕向他如此顺从的儿子举起刀时,他经受了任何人也没有经历过的激烈试验。那一举动,是要真正地夺去他儿子的生命。只要刀往下一挥,他自己和这世上所有的人唯一的希望就断绝了。那一瞬间世界的命运就掌握在他的手中。这一事实已经超越了父爱(fatherly affection)的试验。亚伯拉罕杀以撒,就是将救赎主降生到这个世界的通路给切断了。这就是伴随这位父亲的痛苦,比杀死自己更大。不通过以撒弥赛亚将无法降生,这也是上帝明确的话语,在他耳边回响。对亚伯拉罕经历了怎样激烈的试验,现在能稍微理解一点吗?难怪耶稣在约翰福音8章56节说“你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欢欢喜喜地仰望我的日子”。

十字架如何提供赦免


所有赦免之芽都根于一次替代的行为。无论谁饶恕另一个人,自己必须真正替代他要饶恕的人,而且心甘情愿为他所行不义的后果受苦。例如,如果我免了某人的债,我必须遭受这个数额的损失。如果我饶恕了别人用拳头对我的击打,那么我必须自愿忍受挨打的痛苦,而不让打我的人受惩罚。

公义要求对每个犯罪者作以公正的惩罚,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打人的人也要照样挨打。可是赦免就免除了犯罪者接受法律上应得的惩罚。饶恕者自己承担后果,为的是犯罪之人可以免除惩罚。因此在每一次赦免行为中,无疑要有无辜者代替有罪者。

作为进一步的说明,我们假想一个被杀的人可以超越死亡赦免凶手。实际上,要赦免那个杀害自己的人,就意识着,他同意以自己的死来换取杀人所该的受惩罚。由于承担了对杀害自己之罪人的犯罪后果,他要接受以自己的死为代价,以符合公义之刑罚的要求。而自己的死之代价,则可以合法的提供给那个杀人犯。

这一例子能够让我们更加明白代赎的意义。对被破坏的关系进行重新调整的处理,这就是代赎。这往往关系到双方面。承担了错误的一方和犯了错的一方,承担错误的一方是上帝,而人类是犯了罪的一方。对罪作相应的弥补是公义的要求。而方法只有两个:按照法律和公义的原则,要么是将判定的刑罚予以执行,要么是被害者给予对方慈悲的饶恕。如果给予完全饶恕的话,给予饶恕的人不仅要接受对方犯罪的结果,还要代替对方付上法律所定的代价。法律所制定的“罪的工价乃是死”。因此,法律在罪人身上所要求的刑罚即第二次死亡的痛苦,耶稣基督甘心以自己的身体来担当了。

对于罪的刑罚不是第一次的死,而是第二次的死。因而十字架上的耶稣延伸了的痛苦完全不同于任何其他人受死的痛苦。在罗马时代有很多犯罪的人就像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一样被处以同样方式的死刑。他们所承受的只不过是第一次死的肉体上的痛苦而已。而耶稣基督所经受的,正像将来最凶恶的罪人被扔进硫磺火湖里所经受的痛苦、恐惧、绝望和与上帝分离的痛苦感受一样。本着敏锐的本性代替了那些奸淫、杀人、凶恶的罪人,并且感受了这一切所带给他的深深的刺激、伤害和耻辱。按照灭亡的罪人所要临到的刑罚,他以与之相同的方式付上了代价,他成为罪身,让法律可怕的震怒落在自己头上。

我们没有其它方式可以解释在生命即将结束的几小时里,我们救主所经历的不可思议的精神上痛苦。从客西马尼园开始,耶稣基督以自己破碎的心托住全人类罪的重担。在十字架上,耶稣基督看不到一丝来自天父上帝的光。请想一下在与天父上帝完全分离的情形之下,因负担你我的罪而受着苦难的上帝儿子的模样。为了给予罪人们饶恕而亲身担当了他们的罪的主,在精神上的痛苦,和将来恶人们接受绝望的永远的第二次死时所感受到的痛苦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不要认为天父没有和祂的儿子同样受苦。上帝容忍恶人折磨死祂的儿子,这就是最好地证明,证明了祂以爱我们,像爱他的独生子耶稣一样。上帝所能作的选择是简单的。要么是在律法之下定我们的罪而让他的儿子活着,要么是使他的儿子在律法的定罪之下而让我们存活,除此二者之一,在他没有其它选择的余地。律法被触犯了。作为上帝品德的写照,圣洁而完全的律法是不能废除或更改的。罪必须诉诸刑罚。然而天父既爱那些违背他的律法的人,也爱他的儿子。

再回过来看看十字架上的一幕。上帝看到那些恶人吐唾沫在耶稣的脸上,又用拳头打祂的的脸。他们本不配摸祂的衣角,可现在却粗暴地害死祂。上帝手中持有击毁那些小人的权柄,祂能够从残酷的辱骂鞭打中救出爱子。但是如果祂介入的话,就没有人可以复活了。亚当,亚伯拉罕,约瑟,但以理以及亚当所有其他的后裔要失去永生。他们的复活完全取决于祂爱子的受死与复活。上帝无所不知,祂必须记住每一张面孔和每一个人的名字,甚至那些还没有出生的人。

在那一刻上帝考虑到你和我。即使祂知道我们所有可怜的失败,祂还想让我们永远和祂在一起。祂知道即使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大多数人还不会接受这永远的生命而和祂一起享有永生。不过祂也知道,有少数人会爱祂并乐意接受祂儿子所为了他们付上的死的赎价。因此上帝掩面不看祂的儿子,并允许祂在自己没有犯过之罪恶的重压之下被折磨致死。甚至太阳也隐藏不看这一可怕的惨景,大地也震动抗议。耶稣说:“成了!”便将生命交付于上帝之手。(约翰福音19:30)

代价太高了吗?


救赎的代价已经付出,是不是太高了呢?对数百万人来说,这是空费的投资,白白的牺牲。他们会轻视全部的代价并不受控制地拒绝。可是你呢?既然你对所耗成本更清楚些,你感到对祂为你救赎的代价有反应了吗?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集中于救赎的广大范围——它怎样提供给每一个世人。男人、女人及孩子。这个重点不应掩盖祂所做的为个人付上赎价的一面,让耶稣死在十字架上的那种爱的性质是:即使只为你一个人,祂也会做同样的牺牲。我需要每天提醒自己,上帝不仅那么“爱世人”,而且那么爱我,甚至舍弃了祂的独生爱子。全部救赎计划的焦点集中于祂为每一个人而死这个中心。

基督对世人的爱,在圣经中被再三地渲染。我们可以在祂耗用大量的时间去单独会见一些生灵中得知这一点。祂许多最重要的属灵言论都是针对个人发表的。那一次危险航行中,祂渡到海那边去拯救格拉森被污鬼附着的人,我们也从此知道祂的爱。渡过起了风暴的海并返回用了祂整整四天宝贵的时间。在那次不愉快的行程中,祂只直接接触了一个人。但是不久,那个人使全村人转向救主。

在我们能明白每一个人的价值之前,必须看到耶稣能理解尼哥底母、麻疯病患者、妓女以及被人鄙视的税吏这些生灵的价值。祂花时间和那些人在一起,而不考虑他们的地位或财产。撒玛利亚妇人只不过是又一个伤风败俗的公众“人物”,基督却特意抓住机会与她谈道,使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毫无疑问,耶稣把每一个人都视为是得永生的候选人。此外,我们怎样解释祂与西门,撒该及抹大拉的马利亚交往呢?祂在每个人身上都看到能反映祂永恒的圣洁品格的巨大潜力。在那里,祂看到自己道成肉身的理由。每一个人都是祂来救赎的对象,当祂挂在十字架上时,那些面厐都涌进祂的脑海,给祂以力量喝这苦杯。

圣经最令人吃惊的叙述之一是在希伯来书12章2节。“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或作:仰望那将真道创始成终的耶稣)。祂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上帝宝座的右边。”

十字架上的可怕经历怎么会和喜乐联系在一起?这使我们确信某种喜乐的动机为祂被钉十字架的羞辱束腰。“那摆在前面的喜乐”是什么呢?这里存在着祂自我牺牲的奥秘。祂这么做是大开天门,迎接我们进入祂永恒国度的预期喜乐给祂力量,是祂对我们的爱以及和我们在一起永生的愿望,使祂忍受那无法忍受的痛苦。当祂忍受十字架可怕的残酷折磨时,我们有绝对的把握当时祂正想着你和我。

一个人值这么大的代价吗?在永恒的亮光里答案是“值”。想一想这个令人惊异的事实:一个被救赎的人可以活得比地球总人口加起来的年岁还要长久。最后是永生,那个人的寿命会比这个世界所有居民所有的寿数加在一起还要多一百万倍。就这种意义来说,一个得救的人比所有失丧的人的总和代表更多的生命,更多的完满以及更大的成全。每次耶稣看着男女或孩子的脸时,祂一定认识到了那个真理。甚至在最堕落的人身上,祂看到一个生命牢记祂的爱,比可以计算的时间还要长久。

从以上几点我们看到了各各他真正的代价,这怎能可能会有人轻视祂到地球这颗行星上的使命呢?你就可以为我们救主的爱和恩典做永远的见证。只要迈出信心的一步,我们就可以把第一个亚当的致命死亡交换为第二个亚当不可测度的丰盛。从来没有这样的至宝以这么小的代价就可以得到的。在降服和接受的那一刻我们开始分享祂应得的生命,因为祂愿意背负罪孽,定罪以及我们应受的死。这是何等的交换啊!它将是我们对永生研究的永不枯竭的主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对祂救赎的爱和牺牲,我们还会得到新的、激动人心的见识。“我们若忽略这麽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希伯来书2:3)这么大的?这么极大的救恩怎能被忽略呢!对于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因为无处可逃。现在就接受花了那极大代价的救恩吧。片刻也不要忽视它!

Witnessing Pocket Book Set
Witnessing Pocket Book Set

Other Languages

Contact Us
Name:


Email:


Prayer Request:


Share a Prayer Request
Name:


Email:


Bible Question:


Ask a Bible Question

Related Video
Related Audio
Related Print
God's Promises




(916) 434-3880 | AF iTools | Employment | Site Map | Privacy Statement | Terms of Use     Copyright 2015 by Amazing Facts Inc.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