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信息 我们的使命

教我们祷告(上)

奇妙真相:福吉谷战役期间,华盛顿带领的革命军在战场上挖壕固守,饥寒交迫。一天,一个住在附近的农夫给部队送来急需的食物。在返回的路上,他听到有人在说话,于是顺着声音来到一片林间空地。在那里,他看见有个人跪在雪中祈祷。农夫匆忙跑回家,激动地对妻子说:“美国人肯定会赢得独立战争!”“你怎么知道?”妻子问。农夫回答说:“我今天听见乔治·华盛顿在林子里大声祷告,上帝肯定会垂听他的祷告,一定会!你可以放心,上帝一定会垂听!”当然,我们都知道战争的结果。

若说美国有一个坚实的建国基础,那无疑便是祈祷。历史修正主义者或许会让你相信,签署《独立宣言》的人要么是泛神论者,要么是自然神论者,要么是没太多时间寻求上帝的不可知论者。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当时不可知论者的祷告,一定比今日基督徒的祷告时间还长。例如,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每天早晚都要跪在一本打开的圣经前,祈求上帝的引领。或许美国的道德滑坡之所以会日趋严重,原因之一就是上帝的百姓为国家祈祷的时间太少了。

[注:历史修正主义:是指蓄意修改历史的思想和行为。泛神论:是一种将自然界与神等同起来,以强调自然界的至高无上的哲学观点。认为神就存在于自然界一切事物之中,并没有另外的超自然的主宰或精神力量。自然神论:今日的自然神论和最初的自然神论有些不同,今日的自然神思想认为,虽然上帝创造了宇宙和它存在的规则,但是在此之后上帝并不再对这个世界的发展产生影响。不可知论:否认认识世界或彻底认识世界的可能性,他们对基督教神学教义表示怀疑,但又拒绝无神论,从而主张把上帝是否存在这一类问题搁置起来的人。]

然而,我惊讶地发现,就连耶稣也需要祷告。我们很自然地认为耶稣坚定的信心是与生俱来的。但圣经告诉我们,祂总是清晨起来独自祷告。有时祂会彻夜祈祷,如拣选门徒的前一夜。

读完这个故事,我认识到自己祷告得不够,也不好。但祈祷却是至关重要的。实际上,每次的奋兴都源于祈祷。例如,早期教会的门徒同心祷告十天之后,上帝在五旬节赐下了充沛的圣灵。后来,“祷告完了,聚会的地方震动,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放胆讲论上帝的道。”(徒4:31)不论是教会还是个人的生活,我们都需要多方祈祷。


第一要务

司布真曾说:“基督徒所有的美德都藏在‘祷告’一词中。”祈祷是基督徒的主要任务之一,以便与上帝有直接的交通。威廉·嘉利是一名布道士,他曾前往缅甸、印度和西印度群岛布道,但他也是个补鞋匠。有时人们批评他花费过多的时间祷告、恳求和感恩,以致“荒废”了正业。嘉利回答说:“修鞋是我的副业;只是为了维持生计的手段而已。祷告才是我真正的事业。”上帝大大地使用嘉利,引领多人悔改。马丁·路德也曾说:“裁缝以制衣为业,基督徒以祈祷为业。”

但我们该如何祈祷呢?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事实上连我本人都要恳求:“主啊,求袮教我祷告。”门徒们看到耶稣从祂祷告的地方回来,就问了同样的问题。耶稣脸上焕发着天上的荣光,整个人也因圣灵的浇灌而精神饱满。难怪门徒们恳求说:“求主教导我们祷告。”(路11:1)然而,这些求问的人一直都在参加会堂和圣殿的敬拜。他们背诵了数以百计的祷告文,又多次听到祭司们大声祈祷。但当他们看见基督之后,深觉自己一定是缺少了什么。不知何故,和我们大多数人一样,他们在自己的“主业”上失败了。

不幸的是,没有多少人知道祷告意味着什么。因此,祈祷或许是最受忽视的机会与特权。但每个基督徒都需要祷告的恩赐,因为那是属灵生命的呼吸。耶稣说:“你们得不着,是因为你们不求。”(雅4:2)祂并不是说我们从不祷告,而是指我们求的太少。那么我们该如何求呢?

我想找到答案的最好方法,是查考救主留给我们的祷告范文,就是我们常说的“主祷文”。当然,这其实是用词不当,因为实际上那并不是耶稣的祷告。耶稣说:“所以,你们祷告要这样说。”(太6:9)这是我们祷告的范本,所以从严格意义上讲,这应是“门徒祷文”。我们来简单地看一看这个祷告模板,以便晓得上帝愿意我们如何就近祂。


祷告文的构成

主祷文由七个恳求句构成,其划分与十条诫命颇为相似。前三句恳求是朝向上帝的,属于上下垂直关系;后四句涉及我们与他人的水平关系。同样,第一条最大的诫命就是爱上帝,第二条最大的诫命是爱你的邻舍。上帝在我们的祈祷中应居首位;祂的忠告与旨意在我们的生活中应具有绝对的优先权。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忽略人际关系,所以主祷文涉及到这一点。

本课我们先重点来看前三句恳求,下一讲我们将学习为朋友、家人、和邻舍祷告,之后再针对关于祷告的常见问题,寻找符合圣经且实际的答案。

首先,我们来想一想,头三句对上帝的恳求与三一真神的一种特殊的关系。第一句是关于天父的,“我们在天上的父,愿…袮的名。”第二句和“国”有关,其实就是圣子。耶稣设了很多比喻,说明祂将来要作为万王之王得国降临。若不靠着基督,我们根本无法就近天父。第三句是关于“袮的旨意,”是谁引导我们晓得上帝的旨意呢?是圣灵,是祂将上帝的旨意和基督的爱印刻在我们心中;是圣灵赐我们遵从上帝诫命的力量。所以在主祷文的头三句恳求中体现出了圣父、圣子和圣灵。


“我们…的父”

上帝为父,这一主题贯穿整本圣经。祂是一切生命的创造者,是祂儿女的保护者。旧约圣经中记载了祂诸多的名字,其中就包括“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赛9:6)祂大有能力且无所不能,祂还是充充足足的供应者。总而言之,祂确实是位居高天统管宇宙的上帝,但我们却能像就近自己的父亲一样亲近祂。

更令人欣慰的是,“我们…的父”宣告说,我们已被接纳为祂的儿女。“你看父赐给我们是何等的慈爱,使我们得称为上帝的儿女;我们也真是祂的儿女。世人所以不认识我们,是因未曾认识祂。”(约一3:1)上帝愿意接纳我们成为祂家中的一员。多么美好的真理啊!天父说我们可以分享祂通过基督而赐下的产业,成为天上家庭的一员。圣经上说:“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何况你们在天上的父,岂不更把好东西给求祂的人吗?”(太7:11)我们可以来到天父脚前,向祂恳求,晓得祂为我们存留了最好的礼物。

“我们…的父”这个称谓充满了爱。我们可以本着爱坦然无惧地就近祂,即便在祂管教我们之时也当如此。箴言3章12节记载:“因为耶和华所爱的,祂必责备,正如父亲责备所喜爱的儿子。”诗篇103篇13节补充道:“父亲怎样怜恤他的儿女,耶和华也怎样怜恤敬畏祂的人。”这还意味着我们是一家人,同是弟兄姐妹,共同祈求我们的天父。祂不仅是我的父,也是你的父。

这也让我想起这个祷告文可以作为范文的另一个原因。请注意,整篇主祷文中都没有出现“我”字。在我们的祷告中会频繁使用“我”。但这个祷告中用的是集体代词。在我们的文化中,顺序被颠倒了;先是你,再是你的朋友,最后是上帝。但圣经中的顺序却与此恰恰相反。爱主为至上,其次是你的邻舍,最后才是你。(为了便于记忆,只要想想“J-O-Y”(快乐)一词就行了。即,耶稣(J),他人(O),你(Y)!


 “在天上”

祷告文还告诉我们主离我们究竟有多远。“我们…的父”传达了一种非常亲密的、紧紧相依的概念,但是“在天上”又让我们感觉祂离我们很遥远。我们与上帝分离了,有时我们会说:“主啊,问题就在于:我们在这儿,袮却在那儿。”看来我们都意识到了这一点,那么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分离呢?以赛亚说:“你们的罪孽使你们与上帝隔绝。”(赛59:2)

在伊甸园中,上帝问亚当:“你在哪里?”我们在祷告时要向上帝承认,自己像亚当一样逃避了上帝,以致与祂相离甚远。我们虽已失去乐园,但仍有希望。你知道吗,圣经的前三章讲述了罪如何通过蛇进入世界,以及人类如何与天庭和乐园分离;然而,圣经最后三章告诉我们,蛇被毁灭,乐园恢复,我们要重新和上帝在一起。

我们需要分辨地上肉身的父亲与天父之间的区别,这是圣经称“在天上”的另一个原因。地上的父亲是软弱的、属肉体的、有罪性的人;但天上的上帝却是完全的。我们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潜意识的倾向,易于把和生父的关系与天父的关系混为一谈。例如,某些被地上的父亲过于溺爱的人认为天父上帝也会一样纵容他们的罪行。而那些父亲过于严厉的人,通常会认为天父是一位严厉苛刻的法官。

这应该引发我们思考。我们需要花大量时间祈祷,祈求上帝纠正我们错误的教育方法。当圣经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时,乃是吩咐我们要审视自己有瑕疵的属世关系,并晓得上帝是我们完全的榜样,我们可以坦然无惧的就近祂。你无需透过自己如破碎眼镜一般的家庭经验去看上帝。

 


“愿人都尊袮的名为圣”

所以,我们就近上帝乃因祂是我们在天上的父。我们对上帝的第一个恳求就是“愿人都尊袮的名为圣。”在善恶大斗争中,上帝的名是个焦点问题。救赎计划的全部目的旨在维护上帝的荣耀。魔鬼诋毁了上帝的名。你知道吗,有人说:“如果上帝就是爱,那为什么无辜的儿童会死?”保险公司称地震、洪水和其它自然灾害为“上帝的作为。”这对上帝的名誉会造成何等影响呢?魔鬼是污蔑天父品格的高手。他将这位良善、奇妙、慈爱、长久忍耐、充满怜悯的上帝形容为残酷、冷漠、专制、惩罚祂所造之物的暴君。上帝的名被魔鬼亵渎了。

因此,基督徒的宗旨乃是靠着上帝的恩典,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维护上帝的名,彰显祂的本像。不幸的是,我们需要祈求“愿人都尊袮的名为圣,”因为我们并不擅长于此。甚至在圣经中,我们看到上帝的百姓比那些彻彻底底的异教徒羞辱上帝的名更甚。从古到今,这一事实并未随着时间的流逝有多少改善。请记住,主祷文在某种程度上是在反照十条诫命。第三诫吩咐我们:“不可妄称耶和华你上帝的名;因为妄称耶和华名的,耶和华必不以他为无罪。”(出20:7)以不敬的言辞使用上帝的名只是违反这条诫命的一小部分。使用上帝的名就像妻子采用丈夫的姓。你受洗成为基督徒时就取了基督的名。倘若采用了基督的名之后,你的行为却像魔鬼,这就是妄用祂的名。谁对基督教的危害更大?是异教徒,还是那些自称是基督徒,却像世人一样生活的人呢?

基督徒应该见证上帝的良善,但在很多情况下,他们比异教徒对上帝名誉的损害更大。在全世界范围内,我们看到一些自称为基督徒之人在攻击或杀害他人,例如在爱尔兰、非洲和克罗地亚。这对上帝的名会造成何等影响呢?耶稣说:“要爱你们的仇敌…要以善胜恶。”(太5:44;罗12:21)基督被诽谤乃是因为那些妄称祂名之人的恶劣行为。所以,“愿人都尊袮的名为圣”是在求上帝帮助我们,在言语和行为上尊荣祂宝贵之名。


“愿袮的国降临”

我们处于两个王国的争战之中。起初,上帝将地球的管辖权交给了亚当和夏娃,但当他们将其拱手相让之后,仇敌就辖制了这个世界。从那时起,上帝百姓的第一要务就是“先求祂的国。”(太6:33)当然,说到上帝的国,我们必须做以区分:属灵的国和真实的国。我们知道上帝属灵的国在当今世界久已存在,因为路加福音17章21节说:“上帝的国就在你们心里。”耶稣受洗后开始传道,祂说:“日期满了,上帝的国近了。”(可1:15)这个属灵的国今日就可获得。只要你把基督接进心里,祂就会开始在你心中作王。保罗说:“不要容罪在你们必死的身上作王,”而是让耶稣作你的王,管辖你的所言所行。(罗6:12)这是我们应首先寻求的国:我们心中的上帝的属灵之国。

但有朝一日,温柔的人将要承受地土,上帝现实中的国将会以一个非常真实、具体的王国来统治这个世界。如果上帝的国已经在地建立,你认为我们需要祈求“愿袮的国降临”吗?在使徒行传第一章耶稣即将升天之时,门徒问:“袮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耶稣回答说:“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徒1:6,7)

但以理书的中心信息就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王国和偶像,不论它们是金、银、铜、铁、还是泥,都要在万古磐石——上帝的国面前瓦解。“当那列王在位的时候,天上的上帝必另立一国,永不败坏,也不归别国的人,却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这国必存到永远。”(但2:44)

我们现在是另一个王国的大使,要见证那即将充满全地的国。基督说:“我将国赐给你们,正如我父赐给我一样。”(路22:29)十字架上的强盗转向基督并说:“主啊,袮得国降临的时候,求袮纪念我!”(路23:42)他接受了基督作他的王。所以他能进入天国,因为属灵的国已经在他心里了。

在新约圣经中,“上帝的国”总共出现过七十次。为什么?因为有两王在争战,耶稣和魔鬼,魔鬼自称是这世界的王。所以我们依然需要祈求“上帝的国”降临:先降于我们的心,后终有一天我们将身居其中。


“愿袮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与流行的看法不同,上帝的旨意并非总能“行在地上”。恕我不能同意这样的观点:所有事情的发生都符合创造主的旨意。当某些糟糕的事情发生时,比如龙卷风,你难免会听到有人说:“哦,这一定是上帝的旨意。”我不相信这是圣经的教训,如果是真的,为什么上帝还要我们祈祷祂的旨意能成全呢?

相反,并不是所有看似好的事情都出于上帝。有时魔鬼也会使一个人顺利富足,但这是为了使其渴慕上帝的心冷淡或偏离正轨。你我都不晓得属灵幕布后的实情,所以我们必须要祈求:“愿袮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肉体的欲望自然会歪曲或混淆我们的意志。我们需要祈求上帝的恩典和祂的灵引导我们的意志与祂的意志相和谐。并且,我们还需要认识到,祂的旨意都是为了我们的益处,上帝的道就是祂旨意最好的表达。对于初信的人来说,上帝旨意最简单的形式就是十条诫命。“我的上帝啊,我乐意照袮的旨意行,袮的律法在我心里。”(诗40:8)所以,当我们祷告“愿袮的旨意行(成全)”时,其实是在恳求祂的旨意通过我们的降服与顺从而成就在我们身上。

当然,耶稣是这世上遵行上帝旨意的最完美榜样。祂在约翰福音6章38节宣称:“因为我从天上降下来,不是要按自己的意思行,乃是要按那差我来者的意思行。”在客西马尼园,基督面临与天父分离,祂三次恳求天父说:“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袮的意思。”(路22:42)行上帝的旨意总是很容易吗?不。倘若那对于耶稣都是一个巨大的挣扎,我们也需要祈求:“愿袮的旨意成全。”


一个更加伟大的旨意

上帝创造万物时,祂说有就有。但创造亚当时,祂却从地上取土,亲手塑造成型,并将生气吹在他里面。祂从尘土中造人。所以当我们祷告:“愿袮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时,也是在承认自己不过是尘土。“在地上(原文也可译为:在尘土中)”也表示在我们里面。我们在上帝面前自卑,承认自己的意志因为反叛而堕落了。当我们祈求“愿袮的旨意成全”时,就是允许上帝按照祂的意思使用我们。

主决不会将祂的旨意强加给你,因为祂赐给人以“自由”这份宝贵的礼物。祂不会强迫你去向祂祈求:“愿袮的旨意成就。”你必须主动祈求,将你的意志降服于祂,作祂的仆人,允许祂在你的生活中彰显其大能并实行祂的计划。明白这个秘密之后,你便会打开天上能力的宝库。

但我意识到通过另一条途径也可奏效。我们当中有许多人被魔鬼所困扰,因为我们将自己的意志交给了他。你必须选择自己的主人。当我们不断屈从魔鬼摆在人生道路上的试探时,便是增加他在我们生活中施行其愿望的能力。奇怪的是,当我们运用自由去屈从魔鬼时,便是在逐渐丧失自由。魔鬼占据了我们的本性,而我们变成了他的奴隶。

然而我们完全有可能被上帝的灵充满。你愿意有那样的经验吗?大多数人总在顺从圣灵和软弱的肉体之间挣扎,但当你理解了这一点并选择说:“主啊,我愿袮作我的上帝,作我的主。我将自己的意志降服于袮,将自己献给袮。我自己无能为力。”这时上帝便可将祂的旨意“行在地上”,行在你的生活之中了。上帝在等待,但祂不会强迫你。所以在祈祷时,别忘了说:“愿袮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