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信息 我们的使命

要心里火热!

奇妙真相:《脱离奴役》一书的作者布克·T·华盛顿,曾自掏腰包乘坐火车,到千里之外的亚特兰大,只为给那里白人占大多数的听众做一场仅有5分钟的演讲。为什么他会这样做呢?因他迫切希望能尽快打破南北战争后的种族堡垒。

保罗曾吩咐我们,“要……心里火热。”(罗12:10,11)


要为上帝心里火热!

使徒行传2:42节所描述的早期教会正是如此。因着他们敬虔的热诚,使得教会的人数与日俱增。他们那种热诚的布道和衷心的侍奉,使早期教会聚集了大批的信徒。

你是否曾渴望这同样的经历?你是否曾渴望能拥有五旬节时门徒们的那份做工的爱心和热心呢?这也正是救主对你的渴望!

所谓热心,是指“对于某个事业、理想或目标的热情投入;并为其发展而不懈地努力”。在加拉太书4:18节,保罗教导我们,要在良善的事上常用热心服侍。耶稣说,除了上帝之外再无良善。(马可福音 10:18)也就是说,我们应当在服侍上帝的事上发热心。

但保罗也说,人完全有可能错用热心。正如他在罗马书10:2节所言:“我可以证明他们向上帝有热心,但不是按着真知识。”(罗10:2)

此乃保罗的经验之谈。他曾以上帝的名义,去热心地迫害基督徒。同样,我们也不能否认那些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的热心,他们甘愿将炸弹绑在自己身上,去炸死那些无辜的百姓。他们当然充满了热心,但却是为了一件可怕的事。上帝所愿的,乃是要我们在善事上发热心。


你的热情去哪儿了?

“热情”这个词源于两个希腊词的结合,它们的本意是“在上帝里面”。热情的真正含义乃是“上帝在你里面”。起初,他们说一个人充满热情就是指他“被上帝充满”。基督徒应当是世界上最热情的一群人,但在基督赐下这项大使命之后的2000年,我们似乎并非如此。

有一本古老的书,名叫《福音布道》。在这本书中,记灵了一项针对主流教会中教友名录上的成员所做的一项调查,下面是他们在调查结果中发现的问题:

◾10%的人已经无法被找回 ◾20%的人从不祷告 ◾25%的人从不读经 ◾30%的人从不参加服侍 ◾40%的人从不奉献 ◾50%的人从未参加过主日学 ◾80%的人从不参加祷告会 ◾90%的人从未有过家庭礼拜 ◾95%的人不曾为基督赢得过一个生灵

……然而,却有100%的人打算进天国。

现今情况并没有多大不同。如果有的话,也只可能更糟。总体上说,今日基督教会对于信仰的冷淡,已经到了一个危险的地步,和五旬节时期充满热心的早期教会相比,已是相去甚远。


每个人都热心于某些事物

所有人与生俱来,就被某种热情所充满。我说的并非浪漫的爱情,而是对于生命的热情和人生目标的渴望。即使我们不能在自己的生命中获得,也要从别处找到。这就是为何生活类影视剧会如此盛行的原因所在,一个人如果无法亲自过上令人激动的生活,就总想藉着别人的激情生活而去间接的体验。通过观看好莱坞拍摄的激情影片,我们就能忘却自己生活的无趣。而我们本应倾注于上帝之国的激情,却被对于世俗事物的激情所取代。

有人也会对体育产生亢奋。他们能够在观看体育竞赛时不停的呼叫,直到声嘶力竭。他们愿意顶着暴风雪,去观看某场比赛。还有人能够排上几个小时甚至一整天的队,只为了一场电影或是音乐会的门票。这些人从不缺乏兴奋和热情,否则他们就不会以这种方式来消耗自己的时间和金钱。

而我所要讲的信息却是,基督徒应当对上帝的国度更加热情!

伟大的先知以利亚曾对上帝充满热心。他说,“我为耶和华万军之上帝大发热心。”(王上19:10)。以色列王耶户也曾说,“你和我同去,看我为耶和华怎样热心。”(王下10:16)

你是对上帝充满热心呢,还是将热心用在了别的地方?

查尔斯·施瓦布曾说过,“你几乎可以在任何事上获得成功,只要你对它怀有无限的热情。”爱默生补充说,“没有热情,便不能成就任何伟业。”

上帝需要一班热心的工人。“无论作什么,都要从心里作,像是给主作的,不是给人作的,因你们知道从主那里必得着基业为赏赐。”(西3:23,24)

在我们为上帝所做的工中,有很多是心怀二意,而上帝需要我们全心全意。“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上帝。”(申6:5,撒上12:24)的确,倘若我们认真思想上帝为我们所行的一切奇事,又怎能不为祂大发热心呢?


全心全意!

“你们寻求我,若专心寻求我,就必寻见。”(耶29:13)

上帝向你要的是什么呢?没有别的,祂只要你的那颗心。祂所要的,乃是对你最有益的。因祂知道,你若不将自己的心全然献上,就永远无法获得真正的喜乐。如果你只将自己的一部分心思献给主,那么,你将永远无汉获得全然的满足。

“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箴言3:5)基督教应当是一心一意的宗教。上帝希望我们对于自己所信的怀有热心,并度一种有价值的人生。

热心也和你所做的见证是否有效密切相关。你无法点燃他人,除非自己先燃烧起来。大多数的北美教会之所以停滞不前,是因为人们正如不冷不热的老底嘉教会一般。如果我们更加奋兴,我相信教会就必会成长。在北美那些增长中的教会,都是充满火热做工之基督徒的地方。然而,光知道真相还不够,我们必须为此奋兴起来!

我想到了约伯记中的以利户,他觉得自己若不分享内心的想法,整个人就会爆炸。“因为我的言语满怀,我里面的灵激动我。我的胸怀如盛酒之囊没有出气之缝,又如新皮袋快要破裂。我要说话,使我舒畅,我要开口回答。”(伯32:18-20)

我曾听说,有位保险推销员在一座很高的办公楼中转悠。他从20楼的一个窗户向外看,发现外面有几个清洗玻璃的人。于是他写了个便条,举到玻璃前。上面写着,“你们有人寿保险吗?”外面的人面面相觑地摇了摇头,“没有。”然后他又写了另一张便条,“你们真的需要为自己的这份工作买份保险。”他们笑着开玩笑地招了招手,请他下到他们悬在楼外的浮动吊台上,以便可以讨论一番。令他们惊讶的是,推销员竟然真的设法爬上了楼顶,然后顺着绳索滑到了脚手架上。这些人真的是被他的热心深深感动,其中一个人立即买了50000美元的保险。

这正是一名基督徒在分享其信仰时所应当有的表现。推销员对于人寿保险尚有这等热忱,我们岂不应该带着更大的热情,来冒险去推销天国的永生吗?

在我们生活中所遇到的人,终将看重我们所看重的一切,因热忱能够相互感染。如果我们漠视与耶稣的关系,人们也会漠视我们的耶稣。我们若满怀热情,他们必定也想如此。更何况,这世间再没有什么,能比拥有耶稣更加重要了。


热切的祈祷

我们的火热,或许应当从祈祷开始。“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5:16)圣经多处提及这等热切的祈祷。热切即指炽热而强烈的情感。可我们与上帝的交谈,听起来常常像是在背诵一碗汤的菜谱,或是重复那些说过千遍的旧事。他们全凭记忆,而丝毫没有新的热情。

我们可以透过两人的交谈方式,迅速判断出他们对彼此的感觉。借着双方说话时的温柔态度,我们往往就能看出他们正值热恋。而在办公室中,通过一个人打电话的声音,便能判断出他是在谈论公事还是私事。对待配偶的语调自然不同于对待客户的语调,虽然同样友好,但却大不相同。

我们和上帝交谈时也当怀着热爱之情。当哈拿祷告时,她如此倾心吐意,以至于祭祀以利以为她喝醉了。我并非提倡大家要表现出醉酒的样子,但谁又能否认她是在情深意切地祷告呢?她身体轻微摇动,嘴唇不停颤抖,全心全意地祷告。很多犹太人在耶路撒冷的哭墙面前祷告时,也会极力模仿这种热切的神态,因为他们觉得在世界上最神圣的地方祷告时,若不表现出热切之情便是不敬。他们前后摇摆,虽然只是机械式的动作,但至少看似清醒。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祷告时,也是如此急切,以至于有鲜血渗出。


没有便捷的公式

没有人能够命令你热情或要求你有热心。如果有人教你悲伤,你也并不会悲伤。你虽能假装,但这并不代表你真的悲伤,因为你只是按要求去做而已。但是,如果医生告诉你患了癌症,你肯定非常悲伤。

同样,也没有人能命令你高兴。80年代曾经有一首歌叫作“不要烦恼,要快乐!”难道你真认为有人听了这首歌就会感到快乐?或许是吧。但是如果医生告诉你得了癌症,当他说“不要烦恼,要快乐”时,你能高兴得起来吗?很可能不会!可如果他说“不要烦恼,我们只需简单治疗。”这样肯定会让你十分高兴。

你无法被人命令而获得某种感觉。“要快乐些”并不会像命令一样生效。但如果有人送给你一张一万美元的支票,并告诉你说“高兴些吧”,你肯定有高兴的理由。甚至连那句话都是多余的。你可能无需人说,就会很高兴。

这是一个重要的原则。那些世界上最大的公司老板们都意识到,如果工人对自己的产品没有热心,他们就难以做出好的产品来。因此,这些公司请来一些要价昂贵而激情澎湃的演说家,使其员工对他们的目标和产品产生热情。塔可钟公司希望员工对于他们生产的墨西哥卷、炸玉米饼或者其它任何产品感觉良好,因为如果员工对于所从事的工作没有激情或是不知为何要做这些工作,就会有损士气和效益。

这也是足球教练惯用的做法。在球队输球后,他们经常将一半休息时间用于准备,通过谈话来鼓励队员。最好的教练也许不懂赢球的全部策略和技巧,但他们知道如何激励球员走出休息室,带着必胜的热心,以极大的热情踢好下半场并赢得比赛。

在那些最成功的基督徒中,大都是知道如何从上帝的圣言中寻得士气的人。他们让圣灵在他们的心中动工。的确,凡祂所说“要热心”的话语,都带着内在的力量。那么,请好好思想一下,你要如何振作士气?


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刻!

在启示录3:15节,论到教会的冷淡情形之后,耶稣说:“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现今时代的老底嘉教会便是毫无热情。“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启3:16)

对上帝感到兴奋,这对于我们究竟有多重要?那些对上帝毫无热心之人,他们的结果又将如何?基督说,他们将要被祂从口中吐出去。同时祂还吩咐我们,“所以你要发热心,也要悔改。”(启3:19)

耶稣在此并未谴责我们。圣经里的每一个“要”字,都带着内在的能力。当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当耶稣对麻风病人说,“你洁净了吧”,他就真的被洁净了。当上帝说“要发热心”,这字句就带着上天的能力,使你成为祂想要的样式。

难道我们的上帝不值得、不配得我们的热心吗?你还能想到什么,比上帝更值得我们对其大发热心呢?被圣灵充满并获得永生,看到他人的生命被改变,充满平安与喜乐,从罪瘾的网罗中得到更新和释放,还有什么比这些更有价值呢?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在亚历山大大帝征服波斯帝国时,有位酋长送给他三条巨犬,作为礼物。他告诉亚历山大,这是世界上最勇猛的狗,也是他的心爱之物,你再不能找到比它们更为忠勇的狗了。酋长走后,亚历山大想要对这三条狗检验一番。于是,他让人将一只兔子扔在狗前,转瞬之间,兔子逃脱得踪迹全无,可是这三条狗却纹丝不动地躺在王座之前打着哈欠。亚历山大心想,或许它们想来点不同的口味,于是派人抓来一只狐狸,结果巨犬们只是好奇地竖起耳朵,却并不叫唤。最后,他们带来了一头牡鹿,可是这三条大狗仍然头不抬眼不睁的打着哈欠,翻几下身便睡着了。亚历山见状恼羞成怒:“真是可笑,就这样的狗,那位酋长还夸口说什么这狗有何等勇敢,这根本就是些无用的东西。把它们杀掉,我再不想看到它们!”于是三条大狗皆被处决。

不久后酋长来见,交谈间他问亚历山大:“你觉得我那三条狗怎样?”

亚历山大回答:“我把它们都杀了,因为它们实在是毫无价值。我给它们兔子,狐狸,甚至牡鹿——它们却连动都不动!”

酋长听后极其震惊的说道:“亚历山大啊,你虽是一位勇敢的王,但有时却很愚蠢。你只给它们兔子,狐狸或是牡鹿,它们当然不会动。若是你带来一头熊,或是一只狮子和老虎,你就会知道它们有多么勇敢了。你没有给它们配得勇敢之心的猎物,也没有让它们面对任何值得争战的敌人。”

有些人之所以缺乏热情,是因为他们需要一项值得献身的事业。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拯救生灵的福音事业,更值得我们的激情澎湃、倾注毕生呢?又有什么,能比得上侍奉那位爱你至深,以至牺牲独生爱子,为要拯救你我脱离罪恶并赐下永生的上帝呢?

马丁·路德·金曾说过:“除非一个人找到他愿意献身至死的事业,否则,他就不配活着!”耶稣找到了祂认为足以为之牺牲生命的事业,那就是你。祂热心为要救你,并让你与祂共度永生。因此,你当为祂大发热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