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出窍

Scripture: 2 Corinthians 5:1-8, Romans 8:22-23, Philippians 1:20-24
灵魂出窍By Joe Crews

一、序论


神职人员和普通人一样经常会对使徒保罗著作中的一些经文感到困惑不解。他写给一些教会的书信中,有些零散的经文,似乎与他所写的其它书信相冲突。至少人们在解释时常认为是它们是矛盾的。但是,这位属灵的、冷静且思维缜密的保罗,是否真的写了一些含糊不清的事情呢?还是因为读者解释经文的方式之间有矛盾,以至于曲解了他的话?

其中一个典型的、被人们视为有问题的例子,出现在哥林多后书五章最前面的几节经文中。在这里,保罗论述了生命与死亡的问题。人们对他话语的理解是:义人在死亡的那一刻,就得到了奖赏,而且有一个不死的灵魂,会离开身体,去要面对一场即得报偿。如果这的确是保罗话语的本义,那么,我们就会遭遇与其他书信严重冲突的问题。让我们来查看歌林多后书5:1-8节,以确定保罗在这个重要的主题上实际要教导我们的:

“我们原知道,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必得上帝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深想得那从天上来的房屋,好像穿上衣服;倘若穿上,被遇见的时候就不至于赤身了。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劳苦,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为此,培植我们的就是上帝,他又赐给我们圣灵作凭据(原文作质)。所以,我们时常坦然无惧,并且晓得我们住在身内,便与主相离。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我们坦然无惧,是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

为使我们脑海中有一幅清晰的画面,我们逐句来讲解这些经文。

第1节:保罗介绍了一个地上的帐篷和天上的房屋——并且说:“我们原知道,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必得上帝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

第2节:他论到当我们住在地上的帐篷之中时,我们景况乃是“劳苦叹息”。

第2-3节:他告诉我们,在那种状态下我们的渴求乃是:“深想得那从天上来的房屋,好像穿上衣服。倘若穿上,被遇见的时候就不至于赤身了。”

第4节:保罗再次重述了这些事实。“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劳苦,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

第4节:然后他谈论到了得从天而来的房屋,像穿上衣服,这是他的深切盼望:“乃是愿意穿上那个,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

第5节:圣灵作为这“必死的”将被那“生命吞灭”的凭据。“他又赐给我们圣灵作凭据(原文作质)。”

第6节:保罗论到他信心的根基:“所以,我们时常坦然无惧,并且晓得我们住在身内,便与主相离。”

第7节:是关于一个成功的基督徒生活的附加评论:“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

第8节:他重述了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的愿望:“我们坦然无惧,是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

当这个主题完全在我们面前展开时,让我们来确定保罗在经文中所使用的这几个词的含义。“地上的帐篷”和“天上的房屋”是什么意思?“穿上衣服”与“赤身”是什么意思?“必死的被生命吞灭”是什么意思?“离开身体与主同住”又什么意思?

使徒已经为我们解答了所有的这些问题。在第6节,他定义“我们地上的帐篷”乃是“住在身内”。这个房屋的主要特征乃是要“被拆毁的”。换句话说,是必死的。因此,这个地上的帐篷就是我们必死的身体或者我们现在必死的现状。这个事实非常显而易见,无须赘述。

天上的房屋乃是“永存的”或者说是不朽坏的,明明那不能朽坏的国度正等待被赎子民的复活。这里就出现了最大的误解。有些人认为“天上的房屋”是在死亡的那一刻穿上的。但是使徒在此清楚地指出了穿上那不能朽坏之属性的时刻。

二、变化的时刻


请注意他是怎样解释那“必死的被生命吞灭”的。在罗8:22,23节,何罗说:”…就是我们这有圣灵初结果子的,也是自己心里叹息,等候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罗马书的这节经文与歌林多后书5:1-8节的经文是完全、且惊人匹配的。它指明了我们何时要穿上那不朽的属性。请注意在语言和思想上的相同性:

保罗写给哥林多教会:

“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劳苦。”

“赐给我们圣灵作凭据。”

“深想得那从天上来的房屋,好像穿上衣服。”

保罗给罗马人的书信中写道:

“我们也是自己心里叹息。”

“切望等候……等候……我们的身体得赎。”

这两处经文都是在讲述同一种体验。两种情况的最终目标,乃是要将能朽坏的身体改变成为不能朽坏的,将“地上的帐篷”改变为“天上永存的房屋。”请注意这一节经文:保罗“深想得那从天上来的房屋,好像穿上衣服”,在另一节经文中,他“切望等候”的是“我们的身体得赎”。 两者对比表明,穿上从天上来的衣服对应着“身体的得赎”。保罗在歌林多前书15:51-53节中再次描述这一变化所发生的时刻时,再次陈明:“我们…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换句话说,尽管死亡会拆毁现在这必死的身体,但保罗讲得非常清楚,我们不能像穿上衣服一样得到从天上来的房屋(不死的属性),直等到耶稣的再来和身体的得赎。这也是建立在多次论及的“赤身”和“脱下”状态之上的。

三、在死亡中脱下


“脱下”的意思是什么?留意保罗所特别强调的,他不想赤身或者脱下衣服。那么,我们能够确定,脱下衣服的状态不包括与主同在,因为保罗不想得到。事实上,使徒作了写了参考经文,就是穿上衣服一样得到两种房屋,即地上的和天上的。这就给我们唯一一种可能的解释。“脱下”或者“赤身”就是死亡的状态,是在拆毁地上的帐篷和穿上衣服得到天上房屋之间。

四、只有两个房屋


有些人声称,我们拥有的“天上永存的”房屋是不死的灵魂,是地上帐篷被拆毁时我们的灵魂就立刻进入天国了。需要注意的是这种安排的不可能性。如果灵魂在人死后立刻住进了天上的“房屋”,当复活发生时,灵魂要住进不死的身体,这时会发生什么呢?就是在荣耀的复活的身体中,义人将要永远与上帝同住。这就使得这些灵魂要离开他们在死亡之时主进去的“天上永存的房屋”,而要进入复活得赎之人的身体。那么,他们所腾出的房屋会发生什么事情?圣徒们是不是要“租房屋住”呢?更甚的是,这种观点引入了保罗从未提过的一些事情;因为在此我们拥有三个房屋,但是保罗的言语中只提到了两个。据流行的观念,那么另外一个房屋将要被遗弃了。那么它是不是要被遗弃而成为废墟了呢?所有这些都是不符合圣经的,是非常荒谬的。这种观点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实际情况乃是,保罗根本没有在此谈论灵魂。他甚至在这些篇章和前后文没有一次提到灵魂。他只是将现在的生命与将来天国无与伦比的荣耀生命相比较。当他可以与主同在时,他没有盼望死亡之睡(“脱下”衣服),而是深切盼望得赎的身体能够穿上衣服,得到“天上永存的房屋”。然而今生仍然穿上必死的身体;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之后,他就会拥有属天的不死的身体。但是,无论是地上的帐篷还是天上的房屋,他仍然拥有身体。保罗没有一处提到灵魂与身体相分离。或者是身体在这个地上与主分离,或者是得赎的身体在天上与主同住。

五、圣灵的凭据


保罗在提到复活之时是穿上永存房屋的时刻,此事有更进一步确切的证据。对于哥林多人和罗马人两者而言,保罗强调圣灵就是一个凭据,他们将要穿上不朽的属性。他是什么意思呢?圣灵要在我们心里做什么凭据和保证呢?是不是要证明或者保证,我们拥有不死的灵魂,在我们身体死亡后仍然存活呢?这是保罗的意思吗?不是。使徒非常透彻地指出,圣灵是我们复活之时得赎身体的凭据。“……你们……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原文作质)直等到上帝之民(民原文作产业)被赎,使祂的荣耀得着称赞。”弗1:13,14。

不要忽略保罗指出的一点,“圣灵的凭据”指向的时间乃是我们得完全的基业和身体得赎这些事发生之后。保罗在林后5:5在讲论得天上的房屋像穿上衣服的时候,也同样使用了相同的表达方式,“上帝又赐给我们圣灵作凭据(原文作质)。”圣灵是身体复活的保证。另一处经文除去了我们一切的疑惑:“然而,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心里,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罗8:11。这节经文提供了无可辩驳的证据,就是内住的圣灵是我们必死的身体将会在复活之时重新恢复活力的担保。

六、何时吞灭


现在我们已经注意到,保罗的讲论中,从来都是排除灵魂在死亡之时升天的教义。用简单的语言,保罗粉碎了流行的天赋不死之属性的言论。他说:“我们……叹息劳苦……,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林后5:4。显然,必死的只能被不死的或者永生吞灭了。在死亡的那一刻,灵魂是不是离开必死的身体了呢?让我们来查考一下。据一般的观点,人是什么,什么是必死的?是身体。另外,什么是不死的?灵魂。此刻假设这个观点是真理,那么死亡的时候发生什么事情了呢?死亡之时,那必死的身体没有变成不死的,而是失去了生命,在坟墓中被分解归回了泥土。再者,从前不死的灵魂,之后也不过是不死的。有没有什么“必死的被生命吞灭”呢?恰恰相反!必死的,或者是必死的部分,被死亡吞灭了!死亡之后的生命反而没有像先前那样丰富了,因为死亡之后只有灵魂活着了,而从前活着的身体现在死了。这种观点是与上帝的话所包含的实际意思相背。我们必须否定它。

保罗知道哥林多人不会对他在林后第5章描述死被得胜吞灭之时说使用的言语感到困惑不解,因为在他的第一封书信中,他已经解释了,必死的将要变成不死的。“……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林前15:52-54。什么时候死亡和必死的将要被“吞灭”呢?“那时”,保罗说。那时是何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人怎么可能对这简单明了的经文解释不清呢?保罗那时正渴望属地的必死的身体变成荣耀的不死的身体。他指出,这种变化只有等到复活的那一天。他最大的盼望似乎是集中于要变化,而不经历死亡之“脱下”。他渴望基督再来时得到改变,能够穿上衣服,以至于在坟墓中不“赤身露体”。改变的意思乃是,必死的将要被“生命吞灭”。然而,保罗急切地表达了信心,正如我们刚刚指出的,在复活之时所确信的事,就是死亡被得胜吞灭了(林前15:54)。无论是哪种情况,改变或者复活,他都将“穿上”不朽坏的身体。藉着改变,必死的将被“吞灭”,死亡也因“复活”而被“吞灭”。

保罗没有在“脱下”这种状态上多谈,因为他的盼望乃是基于基督再来之时,新身体的得赎。他不能“永远与主同住”知道在“眨眼之间”发生变化之时。之间在坟墓里的睡觉对保罗来说毫无吸引力,因为它看起来就是一个人死之后万分之一秒的湮没无声。保罗的眼光穿越毫不动人的死亡的赤身露体,而是看到了生命之地,保罗排除了在死亡和复活之间一种无形质的灵魂能够与上帝同在的可能性。

七、为何培植


保罗在林后5章指出了另一个观点,摧毁了无形质之灵魂的观念。在第5节,他肯定地说上帝“培植我们”。培植我们什么呢?上帝造人的目的是什么?保罗回答说我们可以享受一种“必死的被生命吞灭”的状态。那条件就是存在分离的不死的灵魂吗?不可能!如果人不犯罪,他就会不见死亡。没有死亡发生,人们就能明白上帝创造人的目的,不死灵魂的观念决不可能存在。当然决没有人相信上帝“培植我们”是为了“同一个”目的,即去犯罪、死亡和离开身体以一种不可见的灵魂形式生存。

八、保罗的切望等候


保罗写给腓利比人的书信中有一处相关的经文被人扭曲和误解了,就像林后第5章一样。这里保罗论述了他“切望等候”。腓1:20-24

“照着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没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胆,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

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

但我在肉身活着,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该挑选什么。

我正在两难之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

然而,我在肉身活着,为你们更是要紧的。”

首先,让我们澄清保罗真正“切望等候”的乃是与基督同在。他是否盼望在死的时候与祂同在?圣经中没有一处经文这样教导我们。让使徒为自己回答这“切望等候”。“受造之物切望等候上帝的众子显出来。”罗8:19。当上帝的儿子显现的时候,将会有怎样的表现呢?第23节回答说:“……我们……也是自己心里叹息,等候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保罗切望等候和盼望的乃是他的身体得赎的时刻。 在腓1:20-24中保罗只字未提他要与主同在的时间。有些人试图来解释这节经文,仿佛保罗声称立即要离开与基督同在,但是立即这个词并为出现在经文中。在这些经文中,保罗没有特别指出他何时要与主同在。 他只是说他的“切慕盼望”去那里。我们从其他经文中发现,他的盼望乃是聚焦于复活和身体的变化。其他的篇章毫不含糊地进一步澄清,这位伟大的使徒盼望何时与基督同在。

罗8:23——我们的身体得赎;

林前5:5——在主耶稣的日子;

林前15:51-55——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

西3:4——基督是我们的生命,他显现的时候;

帖前4:16——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

帖后2:1——主耶稣基督降临;

提后4:7-8——那日(保罗的意思是指基督的第二次降临)

保罗在他的观点中有两种状态:不死即生。在两者之间,他举步维艰。上帝在地上的事业吸引他到此,但是他因被鞭打、被石击,深受肉体的创伤,而感到痛不欲生。他几乎觉得生不如死。两者对他的吸引势均力敌,他几乎都不知道他更向往哪者。不过,他还是说因教会需要,他愿意留在此地使他们得益处,给予劝勉和劳力。

九、怎样与上帝同在


当保罗精确地指出与上帝同在唯一方法之时,断然批驳人在死亡之时一个不朽的灵魂离开身体的观点。在帖前4:16,17,他说:“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上帝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 请注意这个重要的词“这样”,它的意思乃是“以这种方式”,“用这种方法”。“这样”,以这种方式,用这种方法,“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没有任何约束,保罗向我们描写了我们与主同在的方式和方法,他排除其他任何一种方法。如果还有其他的方式可以与主同在,那么保罗的话语就成了一个巨大的谬误。如果我们是在死时不死的灵魂与主同在,那么在耶稣再来显现,死人复活,活着的改变的时候,我们就不能与祂同在。那么保罗的话就不真实。耶稣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有号筒的声音,死人复活,活着的改变,所有这一切都在一个人死亡时发生——这是多么荒诞无稽的观点,除此之外,别无其他结论。既然保罗自己谨慎地说明与主同在的方式,为什么许多人在试图解释腓1:23的意思时,却与作者自身的解释相抵触呢?正如我们从帖前4:16,17中所注意到的,保罗只知道两种方式可以与主同在——变化或者复活。

十、是生是死?


保罗表达了他的盼望,就是“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保罗将生死与肉身相连,而不是与灵魂或者灵有关。二者择一,或者“是生”或者“是死”,两者都在吸引着他。他正处于两难之间。如果他活着,基督则在他身上显大,如果他以身殉道,上帝的事业也会越来越壮大。对于保罗和基督来说,两者都使他们获益。 但是在考虑两者的选择之后,保罗不能下定决心(是生是死),突然他面临第三个选择,就是他立马讲到这个比那两个“好得无比”。他描写这个选择就是“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比什么好得无比,显然,是比刚刚提到的两者(或是生,或是死)。我们也再一次想起保罗那心潮澎湃的盼望,就是不经历死亡“脱下衣服”的状态。这是他最深切的盼望。再次,我们不得不问:保罗什么时候期盼这种变化发生?另外,他预期什么时候可以从必死的改变成为不死的?他回答说:“基督是我们的生命,他显现的时候,那时(根据KJV圣经,译者加)你们也要与他一同显现在荣耀里。”西3:4。那时是何时?就是基督第二次降临的时候。这些事情有没有在基督的荣耀里显现过了呢?没有。那时,就是基督显现的时候,就会发生。 约翰也赞同保罗,“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祂、因为必得见祂的真体。”约壹3:2。请思考一下,这节经文与上述经文的关系。 约翰不相信死了的义者已经与上帝同在了。如果是这样,他们就能在那时刻看见“祂的真体”,而且也早已改变“像”基督了。但是,他驳斥人已经面见上帝的观点,断然声称,只有等到“祂显现的时候”才会发生。

十一、改变还是复活?


最后,让我们再来关注一下,万一上帝不允许保罗藉着变化而离世,而是藉着死亡离世,那么直到复活他才能像所盼望的与基督同在。在提后4:6-8保罗阐述说:“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祂显现的人。” 保罗用最清楚的语言,不仅向人们解释而且也强调了,等到基督再来的时候,他才能得赏赐。尽管他离世的日子“到了”,但是他也不是期待立即与基督同在。他盼望“从此以后”的奖赏。他说,不朽的冠冕“为我存留”。他在“那日”和“爱慕祂显现的人”将要得到赏赐。当然,今天仍然活着的我们也要期盼同样荣耀的显现,我们也可以和保罗一样在那日同得公义的、不朽的冠冕。

Name:

Email:

Prayer Request:


Share a Prayer Request
Name:

Email:

Bible Question:


Ask a Bible Question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