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协、迎合,亦或刚强壮胆?

妥协、迎合,亦或刚强壮胆?By Doug Batchelor

奇妙真相

热带榕树以“绞杀榕”著称,因其生长习性异乎寻常。它的种子往往通过鸟粪粘附在另一棵树的叶片上,生命就此萌发,渐而长成参天大树。绞杀榕的气生根沿着寄主树的枝干向下,寻找土壤。一旦扎根,榕根会迅速变得粗壮,发荣滋长。它们盘根错节,交结成网格状盘绕寄主树的主干,劫掠阳光、水和养分,从而阻止寄主树生长,将其渐渐“饿死”。最终,绞杀榕恩将仇报,使自己赖以生存的大树“窒息”而亡,枯萎腐烂。它却占据寄主树的位置,傲然挺立。[注:气生根:指由植物茎上发生的,生长在地面以上的、暴露在空气中的不定根。]

同样,妥协的种子也以类似的方式成功潜入余民教会,企图“绞杀”信徒的灵命,榨干圣灵的果子。

选定立场

蝙蝠何以生活在黑暗之中?古希腊寓言家伊索曾以一个有趣的故事解明这一“奥秘”。话说鸟兽双方交战,鸟胜。蝙蝠飞至鸟堡道:“我是鸟,我是鸟,快看,我会飞!”后鸟兽再战,兽胜。蝙蝠飞至兽营道:“我是兽,我是兽,快看,我会爬!”不久,蝙蝠两面三刀、苟且偷生的行径令鸟兽双方鄙夷、厌憎。于是,双方将蝙蝠驱至洞穴,只容夜间出没。本欲博众爱,终惹人人厌。

人们就像这只蝙蝠,渴望被接纳。但对于虔诚的基督徒而言,世界的接纳与天父的赞许不可能兼得。耶稣说:“一个仆人不能侍奉两个主,”(路16:13)雅各这样写道:“岂不知与世俗为友就是与上帝为敌吗?所以凡想要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上帝为敌了。”(雅4:4)这样看来,基督徒不可能既被世界接纳、享受一切罪中之乐,又享有因耶稣之救赎而来的平安与保证。“二人若不同心,岂能同行呢?”(摩3:3)

可悲的是,无数自命为基督徒的人,试图寻找一种解决方案:既能取悦众人,又可妥协信仰与恶世为友。我特别关注这一问题,因在与主同行的路上,自己也常与曲意逢迎那阴险、隐伏、潜移默化的影响角力。我们正处在“顺应世俗”的无情压力之下,为使人在价值观和原则上做出让步,魔鬼不断蛊惑我们与其交涉。他鲜有不遗余力的正面攻击,而多是凭借内在的、逐步的侵蚀来迫使我们在信仰上一点一点地妥协。

向魔鬼妥协足以置灵命于死地,且永不会获得任何持久的满足。主曾明令我们不可保持中立。“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我的;”(太12:30)中国有句古话:“脚踏两船休想过河。”其实,你不可能与魔鬼达成真正意义上的妥协(事实上,魔鬼并未作出丝毫的让步,而是我们单方面的退让),任何向撒但妥协的尝试终将沦为彻底的屈服。唯独不断靠赖上帝并时刻警醒,我们才能砍断这一巨兽的触须(译者注:魔鬼用妥协的触须捆绑我们)。

妥协分好坏

当然,妥协一词并非脏话。很多时候,它是一种美妙的原则,有助于提供并维护各种关系的和洽。婚姻中的让步有助于家庭和睦。记得那是严冬里的一天,我想把空调调到24度,但出于节约考虑,妻子凯伦希望调至20度。于是,我们各让一步,调到一个折中的温度——22度,丝毫不伤和气。此类在“非本质”问题上的妥协,体现了一种温柔、谦恭的精神。

然而,基督徒若为求和睦而开始妥协部分的真理,牺牲圣经的道德准则,其后果可能就是永远的灭亡。马丁路德曾说:“若是能行,当竭力与人和睦;但为了真理,应不惜一切代价。”

一点点地消磨信徒的决心,使你不断退让。这里一小步,那里一小步,还没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坚定的信仰已被他的伦理观所取代,且整个过程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浑然不觉,这便是撒但的首要计划,亦是锋芒所向。

写这篇文章时,我很想发动一场“道德闪电战”,抨击教会在各方面的妥协。为得世界的接纳,众多基督徒的标准已被献于妥协之坛。我本可一一列举,并写出以下事物的危害:世俗音乐与“现代”的敬拜方式;泛滥的物质主义与接踵而至的债务;巴比伦饮食(译者注:不良饮食)与卫生习惯;奇装异服与令人想入非非的着装、饰品;还有令人眼花缭乱、麻痹信徒灵性与心灵的大众娱乐。我亦可指出最为可怕的行径:为迎合众人而大打折扣的教义:该教义从不呼吁信徒舍己或背十字架。以上的妥协行为业已剥夺了信徒内心的平安,削弱了福音的效能,“绞杀”了教会的成长。

可惜,有限的篇幅容不得我逐一盘点。下面,我将引你关注导致妥协或迎合的问题所在,以及如何抵挡试探,拒绝顺应撒但。

一码通吃

机场便利店虽不是购物的好去处,但前不久,我却在那里买了一顶棒球帽,因为我的忘带了。货架上所有的棒球帽都标有“均码”的字眼。我偏不信这一通用尺码标准能适合我的大脑袋。然而令我惊讶的是,它还真的合适!因其设计初衷就为顺应大小不一的脑袋。

我发现多数基督徒都想寻找一种教义,一种能使其罪行合法化的神学理论。然而,莫想罪恶的生活能成为一顶“万能帽”,“戴进”与上帝的关系之中。(译者注:有罪之人希望上帝改变原则,以便自己活在罪中的同时,依然能与上帝保持关系。但主不接纳这等生活。)难道上帝要调整祂的旨意,顺应我们的愿望吗?抑或福音要改变我们的生活,使之符合上帝的旨意呢?对此,保罗提供了答案:“不要顺应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上帝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12:2 KJV直译)可见,上帝不要我们“顺应”世界,而是“心意更新而变化”。

勿与罪恶妥协

约瑟的故事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实例,说明如何能免于信仰的妥协。一次,法老的内臣,护卫长波提乏因公出差,他那水性杨花的妻子企图趁机勾引约瑟——波提乏最信得过的仆人。虽知此种不当的关系万万不可,但约瑟不免会考虑它的“好处”——或许他会做更少的工,领更高的薪水,并在主家享有更高的声望,同时还有一个狡猾的情人站在自己一边(保护他、替他说话、并向波提乏隐瞒奸情)。看来,他至少能免去拒绝求爱而惹来的牢狱之灾。

对于一个健康的单身青年来讲,为了地位和享乐而妥协原则实为猛烈的试探。尽管魔鬼不住地耳语、蛊惑,但约瑟清楚这是恶事,他断然拒绝了。对于这“大恶”他甚至想都不想。

“后来她天天和约瑟说,约瑟却不听从她,不与她同寝,也不和她在一处。”(创39:10)或许你未曾注意到,约瑟不但拒绝通奸,而且远离试探。 喷气飞机都配有强劲的涡轮机,在启动时,地面工作人员知道应远离其进气口。几名好奇、大意的工人徘徊在某大型引擎的“魔口”附近,强大的气流将他们从地面吸了进去,瞬间“粉身碎骨”。同样,你若在禁地附近张望徘徊,罪的致命涡流会像五级龙卷风(译者注:龙卷风最高为六级)一般,将你吸起、卷走、继而毁灭。

无论何事何人诱惑你妥协信仰,都当竭力远离罪恶的边缘。切勿容罪在你心中动工,来削弱自己的决心。夏娃就是个反面教材,她离禁树太近了,等着听撒但使罪恶正当化的理由。一看到禁树,一听到蛇在质疑上帝的真理,夏娃本当速速离开,而她却选择了周旋。难怪圣经指教我们当“逃避”试探。(提前6:11)

一点点而已

今天,公然抨击罪恶,尤其是教会中普遍存在的罪行,已不大受欢迎了。那些敢于“直指罪名而无所忌惮的人”(《教育论》第7章 怀特•艾伦 著),无疑会被称为顽梗不化和律法主义者。我怎么知道?因为经历地多了。举个例子,一次,我去参赴一名基督徒的婚宴,有人擅自为我斟了杯香槟。惊讶之余,我婉言谢绝。

但新郎的父亲向我保证:“这种香槟的酒精含量仅有八度,喝不醉的。”

“不过,我真的不喝酒,”我坚定地回答。东道主显然有些不悦地说:“我们在庆祝婚礼,难道你不愿意举杯,向这对新人致以最美的祝愿吗?”他甚至建议我把酒杯举到唇边,假装一下。这仿佛是魔鬼亲自对我说:“毕竟,大家都这么做,难道你不在乎他们?就喝这一次,千万不要盲信。”在做出让步之前,常能听到这类熟悉的辩解之词,但我们必须一口回绝。“不要为肉体安排,去放纵私欲。”(罗13:14)为避免饮酒之嫌,我甚至拒绝去碰那酒杯。(帖前5:22)

“平衡”,另一个熟悉的托辞,为赞同与世俗妥协之人所钟爱。常有人找上门来,劝我要“更加平衡”,这类事情已经屡见不鲜了。然而,细细评估之后,他们对平衡的定义通常如下:基督徒的标准要顺应世俗的价值观。这好比是说:“偶尔在安息日带家人去看球赛也是可以的。你得寻个平衡。”换句话说,这是在建议我们不要“死守”圣洁的标准,莫因一点“小罪”而失了平衡。看来,对他们而言,效法基督会失去平衡。

好心的让步?

另一个让妥协合理化的借口:降低基督徒标准会使基督教对世人更具吸引力。这恰是君士坦丁时期某些教会领袖所采用的手段。

罗马和希腊的异教徒十分迷恋偶像。无疑,第二条诫命(禁拜偶像)便成了他们的绊脚石,使得无数异教徒(若非放弃崇拜偶像的习惯)便难以皈依基督教。对于这些虔诚且迷信之人来讲,捣毁他们珍爱的偶像意味着剧烈的挣扎。

因此,为了福音工作的“益处”,某些教会领袖建议:“何不准许他们将偶像改为基督教伟人或圣徒的名字(例如:将宙斯改名为彼得)。待其加入教会之后,我们再逐步教化他们丢弃偶像。”故事的结局众所周知,教会非但没能改变这些异教徒,反而被对方同化了。这类事情往往以此收场。“勿让异教徒在皈依基督教的事上如此苦恼,”每当教会以此为托词,企图妥协基督徒标准时,世界便同化了教会,使罪恶变得更加“秀色可餐”。

要么妥协,要么战斗

在以斯拉和尼希米的时代,犹大人着手重建尼布甲尼撒摧毁的圣殿。圣经记载:“犹大和便雅悯的敌人,听说被掳归回的人为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建造殿宇,……(他们)对他们说:‘请容我们与你们一同建造,因为我们寻求你们的上帝,与你们一样。……我们常祭祀上帝。’”(拉4:1,2)但犹大人很清楚,这些邻邦将亚述神明的崇拜仪式掺进了真神上帝的敬拜之中。

犹大人做何答复?他们“对他们说:‘我们建造上帝的殿与你们无干,我们自己为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协力建造,’”(3节)这是正确的选择。在建殿过程中,他们拒绝受到未悔改之异教徒的影响或左右。请留意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于是那地的民,”(KLV直译)就是先前愿意提供帮助的人,“扰乱他们。”(4节)眨眼的工夫,这些“友好”的邻邦便露出了真面目,成了频繁侵扰他们的敌人。

请勿错过这一重要事实:你若捍卫正义,拒绝与叛党同流合污,逼迫就会接踵而至。开始时,魔鬼会凑上前来说:“咱们合作吧!愿我们彼此相爱!既然你我都有坚定的信仰,不如各让一小步,这样就能联合一致了,毕竟合一很重要。”你若不上当,反而坚守真理的立场,对方会在转瞬间成为你最可怕的敌人,暴露其初衷。

鉴于我们正步入末时,这一教训就显得尤为重要,因为世上一切的宗教终必做出让步,形成一个宗教大联盟,促成拜兽一事。今日,若为了和平的幻想,渐而养成牺牲信仰的习惯,我们便是为拜兽做铺垫。(译者注:请参考 启13:11-15)“凡业已逐步屈从世俗的要求以致依附世俗习惯的人,必要向这些权势屈服,而不愿忍受嘲笑、侮辱、监禁、或死亡的威胁。”(《先知与君王》第14章 怀特•艾伦 著)

唯恐冒犯他人

曾否听过这样的段子?某牧师不愿冒犯台下富有的信徒,讲到:“亲爱的弟兄们,除非你们考虑悔改,我是说,嗯,部分的悔改,做出一点点改变,否则,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你,可以说你将会,嗯,我是说可能会,嗯,丧亡,当然不是彻底灭亡,而是在某种程度上的失丧。”

事实上,由于谁都不想冒犯别人,大量妥协和迎合的现象已潜入生活与教会之中。我们早年受教为人要礼貌、体谅——依从他人的要求,不做任何令人不安的事情。但耶稣教导我们,在传福音的过程中,难免会冒犯人。(加5:11)

假设你患了恶性皮肤癌,但皮肤专家怕你难过,于是称那只是一小片毒性皮疹。这样做算是朋友吗?使人醒悟己罪是福音的本质之一,此种特质会变为耀眼的光芒,照进人的内心,穿透层层虚伪的面纱,暴露你我自私的动机与污秽的念头。

一天,约翰•卫斯理(十八世纪英国著名基督教牧师、布道士、神学家)骑马出行,他突然想到在过去的三天,自己并未遭受哪怕一丝的逼迫。整整三天,没有任何人朝他扔砖头或鸡蛋,也没有人侮辱他。惊恐之余,卫斯理停下马大喊:“莫非因我犯了罪,走下坡路了?”

于是,这位布道士纵身下马,双膝跪地,求主向他显明自己是否有什么错行。恰逢此时,在树篱的另一端,一个粗鲁的家伙听到了他的祷告。透过树篱,他认出了这位与传统牧师不同的人物。“我得教训教训这个布道士,”那人说。于是他拾起一块砖头,从树篱那头儿投了过来。砖头并未击中目标,而是落在了卫斯理身旁。激动不已的约翰牧师一跃而起,高声欢呼:“感谢上帝,看来一切安好,祂依然与我同在。”

众使徒为了信仰的缘故或被杀,或囚禁,皆因所传的信息冒犯了某些人。“凡立志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提后3:12)我认为,今日北美教会之所以没有较为严峻的逼迫,原因之一就是对世界做出了太大的让步,及至福音令人反感的一面已被大大稀释、淡化了。

不偏左右

卡什河是世界上最逶迤曲折的溪流之一。它完全不能作为航海之用,因为虽蜿蜒290公里,但其直线距离仅为56公里,大致80%的距离浪费在数不清的弯转上了。卡什河之所以能形成这千回百转的一道道弯,是因为它仅沿着阻力最小的路径潺湲,这恰是基督徒变为“弯曲”的原因。我们的道路更应该像一条绷紧的绳索,刚直不阿,而非迂回的小路。

摩西临终前对以色列百姓说:“所以你们要照耶和华你们上帝所吩咐的谨守遵行,不可偏离左右。耶和华你们上帝所吩咐你们行的,你们都要去行,使你们可以存活得福,并使你们的日子在所要承受的地上得以长久。”(申5:32,33)

路加福音4章记载了魔鬼恐怖的企图,他力图让基督妥协。“魔鬼又领祂上了高山,霎时间把天下的万国都指给祂看,……‘这一切权柄、荣华我都要给袮,……袮若在我面前下拜,这都要归袮。”(5-7节)魔鬼想与耶稣做一笔交易。他希望基督考虑这个选择,商定一个终止善恶之争的条约。撒但暗示,只要向他下拜,耶稣就可以统治全世界,而且不必走十字架的道路。从此之后,大家都可其乐融融。

但耶稣做何答复呢?“撒但,退我后面去吧,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上帝,单要侍奉祂。’”(8节,KJV直译)耶稣不假思索地打退了魔鬼。当彼得建议主不要走十字架的道路时,基督回以相同的答复。有时为了达到目的,魔鬼甚至利用与我们至亲至近之人。但当受诱去妥协基督徒原则和信念时,我们要学会说:“撒但,退我后面去吧,我决不从你。”

妥协害死了基督

透过基督受审的一系列事件,我们看出妥协是害死救主的元凶。耶稣在接受彼拉多审讯时说:“我特为给真理作见证;凡属真理的人就听我的声音。”(约18:37节,KJV直译)巡抚答:“真理是什么呢?”(38节)这体现了彼拉多——优柔寡断的巡抚——对于绝对真理的讽刺态度。

在罗马帝国,人们事事都要质疑、争辩。(今天的美国也不例外,对吗?)罗马城中曾有一位哲学家,他鼓励人凡事都要从两方面辩证,希望借此拓展市民的思维。但最后,奥古斯都将那人驱逐出境,因为受其哲学的影响,市民最终认为真理是飘忽不定或是相对的——无人拥护任何清晰、明确的真理,也没有人坚守立场,因为各种见解都会受到看似合理的反驳。

在耶稣一案中,真相已显露无遗了,彼拉多甚至当众宣布耶稣无罪。“(彼拉多)又出来到犹太人那里,对他们说:‘我查不出祂有什么罪来。’”(38节)然而,他不但没有忠于真相,将耶稣无罪释放;反而为了赢得称赞,力图妥协自己对真理的信念。此举历来在政界猖獗、泛滥。

为安抚大众,彼拉多下令鞭打基督,而后再释放。既然耶稣是无罪的,为何要上刑呢?答案很简单,一旦踏上妥协之途,不论在哪一处停下,魔鬼都会催逼你走完余下的路程。你已向撒但表明自己的弱点:只要有足够的好处,你愿意向错谬妥协。从那时起,就像试着攀爬一堵高大而光滑的玻璃墙,一旦你开始牺牲自己的原则,就很容易“坠毁”。

由于嗅到了彼拉多的弱点,撒但利用群众给这个优柔寡断的巡抚施压,直至定耶稣死罪。彼拉多踏上了向罪恶妥协的道路,这正中魔鬼的下怀。那也是为什么彼拉多以退为进,企图智胜撒但,却事与愿违。为了迎合群众,他释放了巴拉巴,而非耶稣。

彼拉多吩咐人将那名冷血杀手押上来,站在群众面前。相形之下,一个是纯洁无瑕的救主,一个是罪不容诛的巴拉巴。巡抚当时心里一定是想:“这些人不过是想看看十字架的酷刑,我不如稍作让步。他们肯定会要求释放耶稣。”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些暴徒竟然强烈要求释放巴拉巴。

终于,彼拉多一小步的妥协使得事态彻底失控。“彼拉多见说也无济于事,反要生乱,就拿水在众人面前洗手,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太27:24)但他真的清白吗?既已宣布救主无罪,为何又迫于压力向群众妥协,定耶稣死罪呢?

同样,若踏上妥协真理之路,我们的行动终必失控,后果注定不堪设想。到那时,谁也无法辩解自己当初并不晓得真理。这样看来,一旦你考虑踏上妥协之路,请以彼拉多为前车之鉴。想想耶稣为何会被害死?因为有人以为可以妥协真理。这一点当切记,谨记!

刚强壮胆

多年前,我在纽约一所军校就读时,学生们要在礼拜堂背诵祷文:“正义虽难,错谬虽易,但请帮助我们弃易择难。若能获取完整的真理,就绝不以真假掺半而满足。有一种勇气,它源于对一切高尚与可敬之事的忠诚;它蔑视向邪恶和不公妥协;并且当真理与正义处于险境之时也无所畏惧;求上天赐我们这样的勇气。”你几乎再也听不到这般高尚的誓言了。很多人不以圣经为基础,打着合一的幌子妥协真理,而这竟被多人视为善行。

拒绝屈从妥协的压力需要属天的勇气。耶和华晓谕约书亚说:“只要刚强,大大壮胆,谨守遵行我仆人摩西所吩咐你的一切律法,不可偏离左右,使你无论往哪里去,都可以顺利。”(书1:7)

只要诚挚地懊悔并转离妥协之途,我们便无需担心上帝是否会赦免。但若继续犯罪,陷入错谬之中,便是训练自己重蹈覆辙。上帝可以赐你一颗新心,但切勿认为自己可以继续妥协,且能免于收获其苦果。不断让步会麻痹你的良知,直至成为迎合世俗的必然产物。

向迎合关闭心门

当论及上帝的真道之时,我们无需对新奇的道理敞开心扉。由于不接受世俗的标准,你将被称为保守的极端分子。但切勿因被指控为“思想守旧、顽梗不化”而害怕。就上帝的诫命而言,这样有益无害。我与妻子订立了婚姻誓约——对于任何毁坏这一许诺的事物,我都要封闭自己的思想。

末后,魔鬼诱骗教会宣讲一种信息:通过妥协而联合一致。他逐步削弱我们的决心,蛊惑信徒做出些许让步,及至当大的考验来临时,我们的表现便令撒但如愿以偿了。

阅读但以理书3章,请容许我用自己的话讲给大家。尼布甲尼撒对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说:“听说你们没有下拜,真有此事?说实话,你们是我的爱臣,我可不想失去你们。莫非是想换个曲子听听?没关系,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乐队会再次奏乐,这一次再听到乐声,务必要下拜。”

但这三名希伯来青年心意已决,于是奉劝国王不必在他们身上枉费工夫。“尼布甲尼撒啊,这件事我们不必回答你。即便如此,我们所侍奉的上帝,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王啊,祂也必救我们脱离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侍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但3:16-18)魔鬼企图试探他们,但这些青年刚直不阿,决不妥协。撒但希望你在违命中死去,而不是死得其所——成为殉道英雄或得胜的榜样。如若你为持守真道而死,来世必享永生。因此,今日的你我要在最小的事上忠心。我们或许会认为,现今小小的考验并非生死攸关的大事。但在小事上不忠心,他日逢遇大事岂能忠心?今天,并没有人将刀剑架于你我的脖颈,我们若在小事上妥协、顺应,来日被囚禁或死亡恐吓之时又会如何呢?

坚立!

当年,以色列人来到红海边,身后有埃及的奴隶主火速追赶,企图俘获并再次奴役他们。前有红海,后又追兵,如临绝境。但摩西对百姓说:“不要惧怕,只管站住!看耶和华今天向你们所要施行的救恩。”(出14:13)

一旦明白上帝的旨意,我们就有义务选定立场。上帝要为坚守真理之人施行大事。如今,主正寻找信靠祂的代表。“耶和华的眼目遍察全地,要显大能帮助向祂心存诚实的人。”(代下16:9)

若在真理上站立得稳,你的生活将成为拯救的见证,给家人、朋友、邻舍、甚至天上的使者观看。上帝要俯瞰全地说:“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上帝,远离恶事。”(伯1:8)

但基督并未撇下我们孤身奋战,而将自己的军装赐我们护身。“要穿戴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所以,要拿起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弗6:11,13)切记穿戴上帝军装之人的正确姿势——坚立!

威廉•詹宁斯•布莱恩(美国政治家、律师)曾说:“莫怕与正义的少数同列,因它终将变为多数。当怕与错谬的多数同列,因它终将变为少数。”怀爱伦是我最喜爱的基督教作家之一,她曾在《教育论》一书中这样写道:“世界最大的需要是需要人——就是不能被贿买也不能被出卖的人;忠心正直而又诚实的人;直指罪名而无所忌惮的人;良心忠于职责犹如磁针之指向磁极的人;虽然诸天倾覆而仍能坚持正义的人。”(《教育论》第7章 怀特•艾伦著)

在上帝凡事都能,祂足以扶持你我不至随从世俗,并杜绝在迎合与妥协中度日。此时此刻,请倚赖主的恩惠而立定心志,坚立在磐石之上,抵挡妥协的大浪,因这一股狂澜正奔腾嚎啸,欲图阻止上帝的儿女登上救恩的彼岸。当始终牢记:一旦选定立场,你便不再孤立无援,而有耶稣与你一同站立。

Name:

Email:

Prayer Request:


Share a Prayer Request
Name:

Email:

Bible Question:


Ask a Bible Question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