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Main Navigation
Amazing Facts - God's Message Is Our Mission!
   |  
Amazing Facts - God's Message Is Our Mission!

创造的奇迹

Print Friendly
创造的奇迹By Joe Crews

一.上帝的作品


尽管遭到罪恶的破坏,大自然仍有力地见证着神圣创造主的大爱与大能。在地球已陷入罪的沉重咒诅下约六千年之后,上帝的手笔所彰显的难以置信的美,仍然令人叹为观止、心旷神怡。每当感念上帝的赐福之时,一定不要忘记提述这些无以伦比的自然美景,它们使人生的每一时刻都更加丰富!

如果这个星球没有铺挂鲜亮的绿草与枝叶,会是什么样子?上帝不是非得用这些美物来覆盖丑陋光秃的地表。就实用性而言,本不需要有明亮的色彩。在地面灰暗、植物苍白的星球人类也可以存活。只是不会这样快乐。创造主不仅热爱美好的事物,更爱祂所创造的生灵,也希望他们幸福。这就是祂为什么要用五十余万种千姿百态的花草来装饰大地。在每一朵极小的花苞里,都隐藏着上帝无穷的奥秘,足以让世界上最伟大的天才科学家望尘莫及。

奇怪的是,那些大自然之玄妙的拥趸与研究者,竟大多并不认识这奥秘的产生之源——创造的大能。许多自然学家对被造生物充满敬畏之情,但很少有人认识并将荣耀归与创造主。呼吸着那恰足以让人存活的氮气与氧气的精妙组合,进化论者却并不承认,79%与21%的比例出自精心配置而并非偶然。仔细看看眼睛,其奇妙的设计没有任何科学天才小组能够参透,别说复制眼睛,就是复制眼睛的功能也无能为力;但是非信徒却不承认给人以视觉的神迹出于上帝。而怀疑者们用于聆听人本主义与进化论报告的耳朵,其与大脑相联系的程度,比地球上最大的计算机还要复杂。

那些蔑视上帝创造大能之见证的是谁呢?——不过是有限又渺小的人类罢了,他们就连生存、连每一次呼吸,都依赖于自己无力掌控的(自然)定律的运转。但即使拿不出合理的否定证据,许多科学家们仍然拒绝神创论,反将这些神迹归因于自然界本身。他们全然相信自创的理论信条,甚至相信并无判断或理解能力的“大自然”能从无到有创造出生命。

二.偶然是精确而可预知的吗?


人得有怎样的信心才敢接受“自然界井然有序的安排是出于偶然”的想法?几乎每一种植物和动物都展示出神奇的适应力——这种能力除了“神迹”别无解释。倘若这些极为复杂的构造背后没有高智慧的创造者或设计者,那么对地球上毫发无爽地运转着的具有完美外观、功能和繁衍能力的几百万的“巧合”,人的推断力就会茫然而无所适从。

这些真的是意外或偶然的产物吗?每一种相关的科学定律都表明,偶然性趋向于混乱而非有序。无疑,支持创造论的最佳证据就是自然界本身。圣经建议,人应当去向地球上的生物追踪溯源。在约伯记12章7-9节中说道:“你且问走兽,走兽必指教你,又问空中的飞鸟,飞鸟必告诉你;或与地说话,地必指教你,海中的鱼也必向你说明。看这一切,谁不知道是耶和华的手作成的呢?”约伯说,如果想要了解上帝的创造之工,问问这些品种各异的生命,问问大地,它们会向你解释创造了万有的上帝如何伟大!

因此,这正是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大地会讲述上帝怎样的大能呢?你知道地球上每一寸土地都有神迹吗?从巍峨的高山到广阔汹涌的海洋,并遍及无垠的宇宙,到处都有生命的跳动与轻吟低唱。从微观到宏观,都能发现那位生发万有的大能创造者的指纹。

观看宇宙,看到它完美平衡的奇妙真体:地球上的生物与之相应、相得益彰。我知道其背后一定有某种更高的智慧和权能,使它如此精确地运行。所有现实的科学发现完全证实了《圣经•创世记》(的描述)。摩西记载的科学性与历史性一样精确无误。本文通过研究陆地与海洋的奥秘,了解它们如何精彩地验证了圣经中有关创造的故事。

三.摩西是如何知道的?


回到创世记看一看上帝启示给摩西的故事,“上帝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上帝就造出空气,将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事就这样成了。上帝称空气为天。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日。”(创1:6)很久很久以前,地上的水都覆盖在地球表面。要知道太空还有一片汪洋悬浮在大气层中。待会儿我们就会明白它的用途,但是曾经,这些水最初都遍布在地表。上帝把水分开了,并将一部分移到天空,其余则仍留在原处。

现在接着看第9节和10节,“上帝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上帝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Seas是复数,表示不只一处]。上帝看着是好的。”摩西如何知道有多处海洋?按照当时人类的智慧,根本无法得知整个地球有不止一个水体。他从未环游世界看看究竟有多少个大海,乃是上帝将这一事实启示给摩西的。上帝说要有多处海或大洋。

这里还有个值得一提的问题。摩西又是如何知道,各个水体互相连接并处在一条河床上的呢?看,上帝不是说过吗?“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

另一处经文也谈到了有诸多海洋。这是科学的地理事实:世界上所有的海洋都互相连接,并处在一个共同的河床之上。摩西凭自己不可能了解这一切。他没有称之为“这一块干地”。事实上它分为多块大陆。可能一块在这儿,其它巨大的、分离的陆地在另一处。但是论到水他说,它们会聚在一处,但是分成诸多海洋。圣经如此科学精确地描述了这些事实,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四.灌溉大地——上帝的神迹


下面看一看地球上陆地与水的比例以及这种设计的英明之处。地表的四分之一是干地,四分之三被水覆盖。仅美国就有三百七十五万平方英里的旱地,所有的土地都需要灌溉和维护。事实上如果得不到浇灌,地上就不会有植被,也不会生长草木。

试想一下陆地和海洋的比例改变了会怎样?水、陆均衡决定了地球的降水量。假如海洋面积只有目前的一半,降水量将减少为现在的四分之一。这对375万方哩的美国大陆意味着什么?全都会变成干燥的茫茫沙漠!换一种情形:一半的干地变成海洋,则降水量提高至现在的四倍,整个美洲大陆就会变成一片沼泽,人类几乎无法生存。再试想以人力浇灌这375万平方英里的陆地,如何有效地触及全地?这将是何等艰巨的任务!有人会说,“大海里有足够的水,我们可以用它来灌溉干地。”听起来有些道理,但是有三个问题:第一,运输。需要从海洋里取出水来,然后均匀地洒于地表。第二,海水中的盐分会杀死所有的绿色植物。第三,重量。水的重量是空气的八百倍,如何运输再分散将是极大的挑战。

五.上帝解决了重量问题


上帝如何解决了重量问题呢?首先,祂使用高温。大家都知道热胀冷缩,而水最易于膨胀。实际上,当水变成水蒸气,自身的体积就扩大为原来的1600到1700倍。但是别忘了,水的重量是空气的800倍。上帝仅仅将温暖的阳光赐下,就将水变成水蒸气。水蒸气的重量比空气还要轻八分之一,因此很容易从海洋升到空中——或许天上几英里的地方——转变为巨大的云层。

第二个问题是致命的盐分,上帝只是把水蒸发,所有的矿物质和杂质仍留在海中。被带到云中的水是甘甜的淡水,非常适合灌溉大地。

六.举世无双的天然洒水系统


如何解决第三个问题——运输呢?升到空中的水蒸气还呆在海洋上空,而大海并不需要更多的水。于是上帝派风将它吹到需要灌溉的干地上空。但怎样让云层里的水由天而落?另一个绝妙的神迹随之而来。当然,遇冷会收缩,这样当云层经过山峰时与冷空气相遇,温度降低的水蒸气由气态转成了液态。

现在假设云层一次性将所有的水降下会产生什么后果?——三英尺高的水使全地一片汪洋!因此冷却过程必须是渐进的。例如当云层降为九度,就会降下一半的水量!上帝安排了渐进的冷却过程,雨水像淋浴一样温和地洒落于干渴的土地,万物复苏。多么难以置信!当然,部分雨水落降回海洋,是为了将必须的氧气提供给生活在咸性海水中的鱼。

你知道吗?这些奇妙的自然现象早在科学家和自然学家们发现之前,就已经广为人知了。传道书1章7节记载了这样有趣的话:“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为什么不满?下一节经文给出了答案,“江河从何处流,仍归还何处。”

圣经说大海不会满溢的原因是水一再被取走变成河流,最终又流回了海洋。于是便形成了源源不息的水循环:水由海洋升腾变成水蒸气,以云的形式飘到大陆上空,再变成雨降下来,形成河流,最后流归大海。伟大的自然学家了解了云的循环而视之为新发现,其实只要阅读圣经,他们早可以知道答案了。

七.为何云不破裂?


另一处含有科学资料的经文是约伯记26章8节,“将水包在密云中,云却不破裂。”这节美妙的经文,阐释了尽管有几百万吨水从海洋蒸腾到云层,但云却并不会破裂而将所有的水倾泻一空。当然,约伯是对的。我们刚刚学到了上帝利用逐渐冷却的方法将水按着地表需要一点点地浇灌下来。在人类明白这原理之前,上帝早已经启示给约伯了。

众所周知,水是有重量的,而且随着深度增加,水的压力也会剧增。某些生活在海洋底层的鱼类由于上帝的特别设计,能够承受巨大压力而存活。这些鱼如果被快速地带到水面就会爆裂而亡。到水面时外界的压力已经消失,但上帝置入其肌肉组织的内部压力仍然存在。

这是非常奇特的事情,但你是否意识到,其实人类,也生活在大气之汪洋的底部,而空气亦有巨大的重量。我们所生活的海平面,就是这个厚重的、高浓度的穹庐底层。正如海洋对鱼,空气对人也是如此。人生存的每一时刻,都有每平方英寸14磅的压力加在身体上,这是非常重的。可以负重200镑的人就够强壮了。实际上,最壮的大力士曾用头顶起过415镑的重物。然而,每一个生活在地球上的人,无论是90镑重的女人还是魁梧的壮汉,在水平面上都恒定承受着来自各个方向推压的15吨以上的重量。也就是3万镑!

即使体型最轻薄的昆虫都按着上帝的设计承受着与各自相称的压力。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虫子,似乎一碰即碎,但上帝却能够使它承受住大气的重压。你认为这些都是出于偶然吗?看一看约伯记28章25节,“要为风定轻重,又度量诸水。”经上说风也是有重量的。

换句话说,就是空气也有重量。大气层是有重量的。攀登高山时,登得越高,大气就会越稀薄,人就会越感到恶心难受。为什么?因为外在的大气压力不够大了。你看,上帝已(为人体)设定了与水平面的外部相平衡的特定压力。如果攀登得高到某个程度,人就会像那从海底捞到水面的鱼一样。上帝所设计的每一种生物都与生存环境相得益彰,这是多么奇妙啊!

八.幸运的偶然还是(精心的)设计?


下面来看一个更大的奇迹。环绕在人类周围的大气由两种主要成分构成——氮和氧,这种混合气体的成分无论在高山还是低谷都是一样的。其组合比例精确保持在79%氮和21%氧。你或许会问,“为什么是这样?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吗?这么精确的氮、氧比例对人来说很重要吗?”是的,我保证这攸关生死。如果氮含量增加,生命活动就会减缓直至死去。如果氧含量增加,生命活动就会明显加速,脉搏会狂跳,不久生命亦因能量消耗殆尽而终止。但是上帝使它们的比例恰到好处。

假如,举个例子,是三分之二的氮和三分之一的氧组合。如果那样,电反应会导致两种元素发生化合作用,你知道吗——全世界的人都会变成大笑的疯子!因为产生了笑气(一氧化二氮:N2O),人人狂笑不止。这种气体常被牙医用来拔牙。又假如氮氧比例是一比一,地上就会产生有毒的氮氧化合物,所有生命组织会顷刻间丧命。

这难道只是出于幸运的偶然——大自然发生了某种意外而产生了让生命赖以生存的比例精确的混合气体?还是高智慧设计的产物?如果空气比例稍有片刻失控,整个世界就会瞬间变成一片狼藉。我们会看到世界上最大而彻底的爆炸,因为氮是火药的基本成分;而氧气,当然,是加速助燃剂。我们就只能和世界说“拜拜了”。

然而某一天,很明显,会有这样一场爆炸。圣经上说,某天这些元素会因强热而熔化。彼得后书3章10节,彼得告诉我们“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我不知道上帝会如何安排,但我确知总有一天,必有一场烈火要燃烧,地球将会被这场来自上帝的异火炼净。那时这些自然元素会融入火中,无一幸免。也许上帝只要在现有的氮氧比例中稍加改动一点点,就会引发这场大火。我确知的是——我们必须要为那一天做准备。圣经告诉我们,那日子已经临近了。

另一处记载着大自然奥秘的圣经章节要比后来的科学发现悠久得多。约伯记38章8—11节记载:“海水冲出,如出胎胞。那时谁将它关闭呢?是我用云彩当海的衣服,用幽暗当包裹它的布,为它定界限,又安门和闩,说:‘你只可到这里,不可越过;你狂傲的浪要到此止住。’”

这里所描述的创造大海的语言是多么优美而富有诗意啊!圣经形容大海好比临产的婴儿要从母腹中出来。上帝说云是海的衣服,幽暗是包裹它的布。但是上帝又补充了一句,“你只可到这里,不可越过;你狂傲的浪要到此止住。”

世上的科学家在研究潮汐奥秘时一直惊讶不已。他们至今无法弄清楚所有影响潮汐和水流波动的深藏水底的洪水涌动。地上的自然学家们用自己都难以理解的方式,反复研究这些湍急的浪潮,还是不能参透谜底。

九.上帝的供热系统——墨西哥暖流


顺便说一句,这些潮汐以及水流所发挥的平衡作用,极大地满足了人类的需要。例如,我想到了神奇的湾流——墨西哥暖流。人并不完全了解它,但肯定的是,如果没有这股暖流的奇妙影响,美国大陆上的一切生命将无法存活。该湾流来自墨西哥湾,沿东海岸北上,直到地球的北部。它就像一条河,漂流在大海当中,因水面颜色差异显著,可以很容易地被辨别出来。

实际上,这条河流约有七十英里宽,三千英尺深。离开墨西哥湾时,它的水温是840;抵达美国的卡罗莱纳州海岸时,水温仍达800。在这股暖流影响下,美洲及欧洲的北部海岸成为宜居之处,否则它们会变成冰冻的荒原。

接下来看看这股暖流来到北极区域的入口——巴芬湾时,遭遇急行南下的极地寒流,会发生什么情况。就像两个巨人产生剧烈地碰撞,北极寒流被迫下潜数千英尺,然后继续向南涌动,最后在当地最炎热的季节抵达西印度群岛,冷却那里骇人的热带酷暑。而墨西哥暖流则偏转后向东而行,沿着不列颠群岛运动,使那里也成为适宜居住之所在。

这都是上帝的安排。我毫不相信这些都是出于偶然或意外。如果墨西哥暖流没有转向偏行,一些北方的地区会被定格在不变的寒冬。的的确确,是上帝制定了整个计划。

十.护目镜与双光透镜


接下来,我们快速浏览一下自然界中各态生物的画面,看看其中蕴涵着怎样的智慧与构思。想想生活在海里的鱼吧。它们常遭到来自上空的敌人袭击——比如海鸥就不时俯冲下来捕捉海洋生物为食。你知道鱼拥有特殊的眼球使它们几乎能在瞬间看到任何或全部方向吗?它们可以看到后方、正下方、正上方,及侧面;甚至,能够不受光折射的影响。

是的,鱼比其它目视仪看得还要远30%,因为上帝给鱼设计的眼球可以解决光折射的问题。人常以为眼科专家为潜水者制造了在水中可弥补光折射角度的专门的护目镜,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殊不知上帝很久以前就已经为鱼设计了这种装置。护目镜尚且不能偶然产生,但进化论者竟声称鱼的特殊眼睛只是自然进化而成。

在马来亚海域生活着一种眼睛具有双光透镜功能的小鱼。这种沙丁鱼大小的迷你鱼,是海鸥特别喜欢的食物。只要一有机会,海鸥就会俯冲下来捕食它们。因此这种小鱼不得不小心张望提防临近的危险。它必须拥有非常好的远视功能。但它又以水中富含的微型小虫为食,所以还必具备很好的近距离视力。你知道吗?创造主仅仅在它的眼睛中间放置了一个小小的薄膜,就使它具备了两种视觉能力。这种小鱼可以向上看到海鸥的袭击,同时还能向下看到那些附近可吃的小虫!

当我们看到技术高超的验光师和眼科专家能够制造出帮助人可远可近地观望的眼镜时,会感叹他们了不起,然而鱼已在这一领域领先了几千年——上帝起初创造时,就赋与了它这种能力。这不是出于偶然,而一定是被造的。其背后蕴藏着智慧的设计。

十一.鸟与蜜蜂


现在考察两种太平洋海岸的水鸟。我发现自然界中再没有什么比乌鸫(一种鹤类的小鸟),更是“实实在在地被预先设计”更有力的证据了。这是一种非常友善的小鸟,生长在山涧小溪旁。人们通常可以在水流湍急和水花四溅之处发现它们。这种轻快的小鸟浮在水面,似乎没有一点儿重量,然后突然像铅块一样沉到水底,在河床上踱步寻找一些食物。吃饱后就会回到岸上,抖动身体,继续神秘地漂浮在水面,像一缕轻烟。

人们发现,这种奇特的鸟有种专用装备——一个强有力的器官。该器官能转眼间排空体内的空气使它沉到水底;当它蹓跶够了又能立刻吸入空气并再次浮出水面。瞧,这是非常特殊的创造,不是吗?进化论者们可能会说,“嗯,它需要这种器官,所以大自然提供了。”当然,他们说不出“大自然”是什么,只坚持说,那是由一些随机的进化渐渐成熟而形成。事实上这都是上帝所赐予。上帝熟知其生存需要,才创造出这种特殊的鸟。

另一种生活在太平洋沿岸的鸟以沙滩洞穴中的大型蠕虫为食。虫子在洞的最底部,所以这种鸟必须要到深处才能将其取出。虽然鸟的嘴巴长度恰好能触及目标,但是狭窄的洞穴使鸟“有口难开”——能够看到甚至密切接触到美味蠕虫却吃不到嘴中,该是多么尴尬的事情啊!你知道上帝为这种特别的鸟装备了什么吗?在它嘴的底部安置了一对薄唇——像外科医生的手术钳一样。利用它,鸟就能抓住虫子拖出洞穴,然后美餐一顿了!

对于一只小鸟上帝尚且周密考虑并赋予特殊的功能使它们能够方便进食,难道不令人赞叹吗?既然上帝因爱惜小鸟而赋予它特殊的器官使其生活得更舒适,难道你认为,上帝不会提供给我们所需用的一切吗?衪更爱我们。不要忘记,衪知道麻雀什么时候降落。

几年前,一本科学杂志出版了一位很有才干的生物学家的论文——他不相信进化论。在论文《进化论在小蜜蜂膝前土崩瓦解》中,作者首先回顾了进化论者的学说:“当任何生物需要某一器官时,该器官就会相应地演化而生。大自然本身或者某些未知的偶然,为适应生物生存,一般会自然产生其必要的器官。”接着他引用了蜜蜂的例子。蜜蜂钻进充满花粉的花朵时,呼吸器官因沾满了花粉而停止了工作。实际上,当它们在花里做采集之工时甚至根本不能呼吸。

但是,刚好每只蜜蜂的膝盖上都装备着一把特别的刷子——很坚硬的刷子—当它离开花朵时可以清理呼吸器官,令自己不至窒息。生物学家解释道,如果真是这些昆虫为适应需要而自己进化了这种专用设备,那么最初的蜜蜂膝盖上一定没有这些刷子。那么一旦它钻进花里就会窒息;因此,整个蜜蜂家族就会尸横遍花而绝迹。不!这些刷子并非经历了漫长历程演化而来以适应需要的,而是上帝因蜜蜂之需要而全然预备,从而拯救了最初的蜜蜂免遭劫难。

结论是,上帝预见了每一种被造生物的需要,并为之预备了每一个必要的器官。我们应当何等感恩啊——上帝竟事先供给了人所需要的一切。经上记着,愚昧人心里说:“上帝不存在。”只有慈爱、大能的上帝才能创造出我们所看到的身边的奇迹。而且如果,衪关心这微不足道的动物世界,一定也关心我们。衪爱我们甚于太平洋西海岸的小鸟,并且衪渴望拯救我们。衪期望最后能够将人带入那再次拥有完美平衡的自然之所,在那里所有罪的诅咒都会永远消失。

十二.而且,衪爱我


我们怎能再怀疑上帝的大爱?衪为衪亲手所造的万物,丰丰满满预备了一切所需。衪从未抛弃任何一种生物任其遭受灭绝或失丧。 只是人类弄巧成拙,破坏了大自然巧妙的平衡,引来了痛苦和悲剧。既然上帝如此关心即使最小的植物或动物的一个最小的细胞的需要,难道你不认为衪的爱足以让衪眷顾我们吗?

我所了解的大自然的奇迹中最令人震惊的事实之一是关于低矮的苍耳属植物【编者注:美国常见的一种杂草,因有粘性,粘到衣服上不易被清除。】的。由于极粘且带刺儿,想必它是所有植物中最令人鄙视厌烦的了。但是它的繁殖过程却极为神奇。每一个苍耳荚里都有两粒种子以确保繁衍成功。但首年只有其中一粒生长,另一粒要在次年才开始发芽,以保证它能持续两个生长季节。不过如果前面的种子出了问题以至不能继续存活并结出果实,后备种子就会立刻启动生长程序而不会等到下一年。上帝内置给它怎样的智慧,让它在首粒种子被破坏时,向等待的种子通风报信的呢?没有哪个进化论者能够用他们的机会主义和自然主义理论来合理地解释这类奇迹。

千真万确,我们看到上帝的眷顾遍及万有甚至包括最微小最不起眼的生物。难道人在上帝看来不比苍耳更宝贵吗?衪既然施神迹保存那又粘又恼人的苍耳的生命,难道不会引导衪甘愿为之舍命的人类吗?愿上帝打开我们的眼睛,使我们看到衪伟大的创造之工的奇迹和智慧。今晚,当你跪下祷告的时候,不要忘记感谢上帝所赐的美景奇观,天然之美与人类拙劣的手工,永远是天渊之别。

Witnessing Pocket Book Set
Witnessing Pocket Book Set

Other Languages

Contact Us
Name:


Email:


Prayer Request:


Share a Prayer Request
Name:


Email:


Bible Question:


Ask a Bible Question

Related Video
Related Audio
Related Print
God's Promises




(916) 434-3880 | AF iTools | Employment | Site Map | Privacy Statement | Terms of Use     Copyright 2015 by Amazing Facts Inc.

Back To Top